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7章 黑化007% 它选定的主人是你。

第7章 黑化007% 它选定的主人是你。

  “……”

  幻虚大陆的六大修仙门派,分别是缥缈九月宗、太清十三宫、落日谷、归玄门,灵山阁,以及住在天水的归墟海。

  除了归墟海,剩下的四大仙门都在第一时间来了缥缈宗,不等月清和赶来,四大派就已经在焚月殿争执起来。

  太清十三宫的孟长老是最先出声的,他甩了甩手中的拂尘,端坐在首位闭着眼道:“诸位何须来此,这啾咪兽定归我太清。”

  归玄门的副门主出了名的坏脾气,他闻言呸了声,丝毫不给太清宫面子,“孟长老这话说的太早了吧。”

  “您不如睁开眼瞧瞧,落日谷和灵山阁的人都在这呢。”

  要说这啾咪兽于哪一仙门益处最大,自然是落日谷和灵山阁。

  落日谷全是一群女人,主修医术炼药,啾咪兽浑身是宝,自然能帮到她们,而灵山阁的驯兽术闻名天下,他们所住的雪域又有万兽国之称,有了啾咪兽,就相当于驯服了雪域所有灵兽。

  月清和赶到焚月殿时,殿内的争论还未停止,隔着厚厚的殿门,他都能听到归玄门副门主的大嗓门,不由停在殿外叹了声气,负手道:“真该让那老妖精过来。”

  老妖精自然是指的月玄子。

  别看他是孩童模样,其实他比月清和长了一百岁。当然,比掌门人多活的这一百年,自然不是白活的,月玄子处理这档子事最为得心应手。

  跟随月清和而来的是金月仙姑,闻言她抿唇一笑,“师兄还是快些进去吧。”

  该来的总归要来,但想尽快处理的祸事,并不是想处理就能处理。

  ……

  那边焚月殿五派汇合,这边般若殿被九殿弟子挤满。

  明明千叮咛万嘱咐,让殿内弟子不准透漏啾咪兽在此的消息,可依旧有几个不长耳朵的。眼看着般若殿的人越挤越多,月玄子气的上火跳脚,指着自家弟子问:“到底是哪个混账泄露了消息!”

  “都给我滚!”

  为了赶走堆聚在般若殿的其他弟子,月玄子直接唤出自己的灵兽。

  彩凤凰一出,周围的弟子四散,它尖声鸣叫撑开翅膀,跑慢的弟子都被它挠啄着丢出殿外。

  听着房外嘈杂声,月玄子将夭夭放到桌上,戳着它的脑袋道:“你呀你,真是个小祸害。”

  夭夭被他戳的不由缩起小脑袋,气呼呼拿屁股对向月玄子。

  也真是现实,先前用到它时还一口一个小娇娇喊着,如今出事了,它就成了小祸害。可这也赖不着它啊,明明是白梨把它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,要说祸害她才是。

  宗门一下子来了四大仙派,月玄子多的是事情要处理。

  “只能先委屈你待在这里了。”月玄子找了个精致的法笼,为了保护夭夭,将它暂时锁了进去。

  保险起见,月玄子在离开前又在屋外布了法阵,他自以为万无一失,却低估了某些人对啾咪兽的执着。

  入夜,月清和在焚月殿宴请四大仙门,月玄子作为副掌门被喊过去和稀泥。

  法笼被他藏在了柜子里,夭夭闷在昏暗的环境有些害怕,好在门外不时传来声响。

  都怪作者把啾咪兽写的太招人,自月玄子离开后,已经有数十名弟子试图偷闯房间,毫无意外,都被结界弹了回去。

  又一人悄无声息落在房门前,与之前的弟子不同,来人浑身黑衣看不穿修为,没多久就破了房外的结界。

  当月玄子察觉到结界的异常时,焚月殿已经有两派离席。

  掐指一算,他暗道一声‘坏了’,与此同时,黑衣人已经找到柜子里的夭夭,那只被月玄子夸得极为厉害的法笼,半点杀伤力都没使出,就被来人轻轻松松打开。

  “啾啾,啾啾……”变成灵兽后,夭夭五感增强。

  此时它浑身绒毛炸起,惊吓中不停的挣扎啾叫。

  抓住它的五指黝黑满是褶子,在昏暗的房间中,黑衣人面容不明,嗓音有些嘶哑,“怕什么,本道很快就是你的主人了。”

  没有什么是比结血契更能宣誓灵兽归属权的了,黑衣人轻轻一划就割破夭夭的左爪,混着自己的血强行凝出一颗血丹,捏开夭夭的嘴想要硬塞。

  夭夭被吓懵了,它死命挣扎不肯张嘴,就在快撑不下去的时候,又一黑衣人闯入,用法器动作极快吸出夭夭爪伤的血,也强行凝出了一颗血丹。

  两方争夺,只能一胜。

  夭夭很感谢后面来的黑衣人,因为有了他的搅合,两人丢下血丹打了起来。

  容慎回到无极殿一直打坐到天黑,无论清心咒念了多少遍,额间的朱砂痣依旧隐隐作痛。

  满脑子都是那团雪白的小灵兽,没有办法,他只能下殿去了般若殿,谁知才入殿门,就看到主位的金光结界破了一个缺口,月玄子的房内气息不对,明显是有人在打斗。

  “十七,快把你们师尊叫回来!”

  金光结界还未完全破开,修为低的弟子根本无法靠近。

  容慎的修为也不足以让他安然进入,顶着攻击强闯结界,他顾不上喉咙涌上的腥甜,唤出自己的渡缘剑朝着两名黑衣人攻去。

  夭夭夹在两名黑衣人中间,正被他们抢来抢去。

  又一次被抛到高处,夭夭用爪爪捂住眼睛吓得叫出声,它想,迎接它的不是地面就是黑衣人用力的攥紧,被吓得浑身毛毛哆嗦的厉害,恍惚间它听到有人喊了声:“啾咪!”

  坠落中道而止,夭夭被一双温和的手托住了。

  试探的移开爪爪,夭夭朦胧看到容慎的面容。

  此时的他头发微乱面色苍白,唇瓣如同染了血过分的红。看到夭夭血流不止的左爪,他搂紧夭夭贴着心口而放,低哑安抚着:“别怕,我来了。”

  他再一次救了夭夭。

  月玄子、月清和连同其他两派赶来时,两名黑衣人正合攻容慎。就算被两名黑衣人重伤,他都没有将夭夭交出去,被一掌击退至角落,他撞翻桌椅单膝跪地,唇角溢出一缕鲜血。

  【小白花!】夭夭被容慎藏在了衣襟里,看到容慎受伤慌得不行。

  这两名黑衣人修为在容慎之上,而且高的还不是一两个境界,眼看着容慎要撑不住了,它本想跳出他的怀抱吸引注意力,却被容慎一把按住。

  他不准它去送死。

  容慎的举动激怒其中一名黑衣人,双脚离地凝出杀术。他已经没有力气躲开了,于是仰着头闭眸等死。

  额间的朱砂痣越来越烫,就在术法迎面劈来时,月玄子和月清和同时出手,整个房间金光大闪,在场所有人都被逼退两步。

  嗡——

  金光溢出房间,形成圆弧朝四周扩散,有瞬间照亮上空。

  救下容慎的不是月玄子也不是月清和,金光下凝出白色身影,正是容慎的师父隐月道尊。

  “……”

  隐月道尊师承啸月天尊,可以说,除了啸月,隐月是整个幻虚大陆修为最高的人。

  本以为,这场荒唐闹剧会因隐月的出现收场,却没想到这才是真正的开场。那两名黑衣人不是别人,先出现的那位是太清十三宫的孟长老,后出现的那位是归玄门的副门主墨羽。

  “把那灵兽给我们太清又如何!”真面暴露在众人眼前,孟长老面子上挂不住,只能嘴硬强撑。

  焚月殿一番争论没有结果,他是想以‘巧’取胜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归玄门不说,就连闭关的隐月都惊动了。

  墨羽也没想到隐月会出现,归玄门向来以强者为尊,所以他抬起双手后退了两步,干笑着撇关系:“我归玄门就喜欢炼器,你们也都知道,这啾咪兽对我派没什么用处,所以我就是来凑个热闹。”

  他的确是来凑热闹的,刚刚对容慎下杀手的也不是他,致命那招他还帮着容慎去挡。

  墨羽一向看不惯太清宫的做派,是料到了孟长老会使阴招,所以特意出现搅局,不过若那啾咪兽真吞了他的血丹,他也乐意收了这只小灵兽。

  落日谷的人看傻了,她们派来的只是谷主首徒,作为晚辈她没有开口的资格。向来好脾气的灵山阁阁主,被这两派气的手直哆嗦,他头一次说出重话:“太清宫和归玄门,怎么会出你们两个败类!”

  孟长老冷哼着回呛了一句,倒是墨羽自知理亏,躲去墙角没再说话。

  当所有人还在谴责两人的行为时,夭夭窝在容慎衣襟里探出小脑袋,小心翼翼看向隐月道尊。

  《问道》一书主要围绕男主来写,前期对于隐月道尊的描述,只有短短一行。从那三言两句中,它一直以为能把容慎教成小白花的师父,定是胡子飘飘满头白花的刻板老头,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年轻。

  不只是年轻。

  隐月道尊肩宽腿长,长得还十分好看。只是他的好看不带烟火气,仿佛一尊没有感情的冰雕,让人心生敬畏。

  夭夭还有正事要做,确认了隐月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,于是轻手轻脚顺着容慎的衣襟往上爬。

  容慎心口还疼的厉害,不知夭夭要做什么,只是本能托了它一把。

  等到夭夭爬到他的肩膀上,容慎只感觉唇角一痒,偏头就看到肩膀上的小团子正帮他擦拭血迹,毛茸茸的小灵兽努力伸长爪爪,胖乎乎的小肉垫按在唇上很软很暖。

  “你……”容慎微怔,注意到夭夭伸出的是左爪。

  隐月察觉到问题扭头时,啾咪兽与容慎的血液已经融合在一起,红光闪烁间,一颗血丹从容慎和夭夭面前升起,伴随着众人惊讶的目光,夭夭铆足了劲儿往前一蹿——

  腾空将那颗血丹吞入肚子里。

  “那是谁的血丹!”墨羽见到这一幕又来了精神。

  孟长老目眦欲裂,他试图前冲却被月清和拦住,只能无力大喊:“让它把血丹给我吐出来!”

  没有用的,入口的血丹已经结出血色咒印,巨大的血咒下方显示出古老的字体,识得的人自然认出那代表容慎。

  咒印越扩越大,腾空而起的夭夭已经被红光完全覆盖。如同一张结实密布的大网,等到最后一笔血痕勾勒完成,血印瞬间打入夭夭体内。

  夭夭感觉像被人重重拍了一掌,飘在上空的身体急速下坠,被隐月道尊翻手托住。

  “看来它选定的主人是你。”隐月道尊看向强撑起身的容慎,声音冷淡又足以让所有人听到。

  有关灵兽血契,夭夭其实知道的并不全面。

  孟长老没出现前,它一直以为只有弄到容慎的血,就能与他结成血契,却不知能否结成血契,还要看能不能凝出血丹;而血丹,是需要两方同时心甘情愿,才能结出。

  孟长老和墨羽之所以能结出血丹,完全是耗自身修为作引,强行结出,这样的血丹不仅不纯,还随时会有让灵兽毙命的危险。

  唯有夭夭吞下的那颗血丹,最为纯正有效。这不只说明夭夭愿意认容慎为主,也说明在容慎心里,从不排斥与夭夭结血契。

  “缘定归你,收着罢。”隐月一直是腾空托着夭夭。

  他那双冷冰冰的眼睛,仿佛能看透容慎的内心,将夭夭直接托到了容慎面前。

  一直疼痛的朱砂痣终于得以平静,容慎动作缓慢接过了夭夭。当着众人的面,他将昏迷不醒的小灵兽放入自己的衣襟里。

  看着面色各异的众人,隐月挡在容慎面前,不含情绪问道:“诸位,对于这个结果可还满意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实话来讲,满意自然是不可能满意的,然而不服气的人,却也挑不出半分的错。

  从源头讲起,啾咪兽出现在缥缈宗,又是被容慎捡回带在身边;凭理来讲,上古灵兽又有择主的自由,当着众多仙门的面,它谁都不高看就选容慎,偏偏人家容慎也不差啊,他是隐月道尊的徒弟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一场荒唐的闹剧来的疯狂又结束的突然,五大仙门齐聚,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  等到各派离开,缥缈宗一连热闹了好些天,容慎在宗内本就是众人捧着的天之骄子,因此事名声直接响彻修仙界,很快所有人都知道,缥缈宗有一弟子与上古啾咪兽结了血契,名为容慎。

  而在这之前,所有人介绍容慎时,前缀都是隐月道尊的唯一弟子。

  无极殿内。

  夭夭已经昏睡了两日。

  血咒属于上古咒印,威力极大。夭夭作为脆弱的啾咪兽幼崽一时无法承受,会昏迷不醒实属正常。

  明知它不会有生命危险,可容慎还是照顾了它一整夜,就算夭夭已经半个多月没洗澡,这会儿他也不嫌弃了。将小兽贴身护在榻上,他给它盖着软绵绵的小锦被,不时会轻摸它的额头。

  “三天,最迟三天它就能醒过来。”月玄子难得上一次无极殿,看到容慎这副担惊受怕的模样,极为瞧不上。

  见容慎一直握着夭夭受伤的左爪,他露出嫌弃的目光嘲讽:“也不知是谁,当初死活不愿和人家结血契。”

  “如今倒是宝贝上了。”

  容慎听着也不反驳,解开夭夭左爪上的纱布,重新系了个更漂亮的蝴蝶结。

  月玄子离开后,房中安静了好一会儿,时而能听到小兽香甜的呼噜声。习惯了一个人住,身边忽然多了个小灵兽的存在,这感觉并不让人讨厌。

  或许是因为结成了血契,容慎心底一片柔软,连打坐都要与它贴着。

  没多久,又有脚步声靠近,容慎睁开眼看到窗前站着修长的白影,起身唤道:“师尊。”

  隐月道尊负手而站,倾洒的暖光驱不散他衣上的冰凉。

  俊美的侧脸不带表情,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你最近心神不宁欲念闪动,是因为这只灵兽?”

  容慎不知为什么,自己每次的情绪变化,都逃不过师尊的眼睛。他没有隐瞒,站在隐月身后实话实说;“或许是。”

  就只是或许,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,自己的心神不宁到底是不是全因这只灵兽。

  隐月闻言很淡勾起唇角,他总算回头看他,出口的话却依旧不带感情:“连自己为何心乱,都不自知。”

  “你这样,又如何能看清自己想要什么。”

  往往深陷迷雾的人,才会什么都想抓住又什么都得不到,最后害人害已,陷入魔障难以善终。

  “弟子谨记。”容慎低下头,眉心的朱砂痣殷红夺目。

  隐月不再多言,走到榻前,倾身去看被包裹成球的小灵兽。

  就是这么毛茸茸的一团,引得宗门大乱,几派相争。

  隐月苍白的手指抚上小兽额间的花腾,雪白的绒毛上,它额上的火莲图腾栩栩如生。容慎不知师父要做什么,只看到那团图腾亮了一瞬,隐月很快将手收回。

  “既然留下了,就好好善待。”隐月说完这句就出了房间。

  睡梦中,夭夭感觉自己在被烈火焚烧。

  好多次,它都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,却总有人在它耳边低声轻喃。

  无边烈焰中,有冰凉的手搭在它的额上,熟悉的檀香抚平它的焦灼。不知何时烈火熄了,夭夭在混沌中睁开眼眶,看到容慎将手搭在它的额上,正担忧望着它。

  ……血契,已经结成了吧。

  与之前不同,夭夭感觉自己身上包裹着容慎的气息。

  般若殿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它伸出爪爪去摸容慎的脸颊,感觉还有些不真实。

  【小白花就是个傻子。】触感温热,夭夭总算放了心。

  它委屈想着,就连结血契这种重要的事,都需要它一只幼崽主动去做。他知不知道,若是它没能成功吞下那颗血丹,等到他们的会是什么。

  越想越生气,夭夭奶唧唧呜咽着,虚弱喊出一声:“小白花。”

  容慎以为自己听错了,俯身靠近它问: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