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49章 黑化049% 被囚禁的堕魔罪神。

第49章 黑化049% 被囚禁的堕魔罪神。

  容慎醒了,夭夭成功把他从识海中唤醒。

  同上次一样,从容慎的识海中出来后,夭夭浑身发虚提不起力气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  此时两人面容相贴,额抵着额呼吸交缠在一起,夭夭没力气坐直身体。她只能这般近距离与容慎对视,唇边扬着浅浅笑意道:“你总算醒了。”

  微弱的嗓音上扬带着几分雀跃,又夹杂着几分委屈抱怨,融合在一起又像是软绵绵的撒娇。

  容慎只知道夭夭进了他的识海,但并不知道她在里面都看到了什么,更不知识海中那个染了魔息的自己,险些掐死夭夭。

  从昏睡中醒来后,他的精神状态恢复了不少,额间的朱砂痣也不再泛疼。

  “为什么这样做?”初初醒来,容慎的嗓音低哑,第一句先是质问。

  夭夭模糊唔了声,她眼睫垂下又勉强掀起,“什么为什么?”

  “我是问你,为什么要舍身入四重秘境,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。”容慎不敢想,若他当时没有冲入漩涡,被埋在雪下的小兽该如何是好。

  她还那么小,又这么的弱。

  刚进来就被秘境的威压打回原形,毛茸茸的崽崽深埋在雪下,暖烘烘的身体被大雪冻得冰凉,容慎抱着它暖了好久都没能把它暖热,那感觉容慎不愿再回忆第二次。

  夭夭辛辛苦苦把容慎唤醒,没想到小白花不领情竟然还训斥她。

  被容慎严厉训斥了好几句,她闷闷回嘴:“我不进来,难道要眼看着你被白梨推进来吗?”

  就当时那个情况,容慎明明也已经动摇了。

  他不可能放任她和燕和尘不管,又不能真的伤害于他有恩的白梨,唯一的保全办法,就是自己舍身入秘境漩涡。

  在那种紧急状态下,夭夭能想起隐月道尊的话实属不易,她以身阻拦了原剧情发展,博得就是要么死要么回家,只是没想到容慎竟追着她进来了。

  “你干嘛要追着进来。”夭夭做的努力又白费了。

  容慎呼吸缓了片刻,伸臂搂紧夭夭的身体,他惩罚性去捏小少女的脸颊,“我不追进来,你是打算同这冰下的恶灵一起长眠?”

  夭夭被容慎捏的脸颊好痛,她现在没多少力气去推容慎,只能艰难挪头躲开容慎的手。一不小心,她的脑袋倾斜砸在容慎肩膀上,索性将脸埋入了他的项窝。

  “还躲?”容慎捏不到夭夭的脸颊,退而求其次,就捏了捏夭夭的后颈。

  夭夭看着不胖,但其实身上肉乎乎的,温软很好摸。

  被容慎逗宠物似的好一番揉捏,夭夭来了小脾气,没力气躲开就小声的嘟囔:“小白花还好意思说我。”

  “明明是追进来救我,最后还不是我救的你,你太弱了。”

  小兽微弱的嘟囔像是蚊子哼,容慎虽然没听清楚她都说了什么,但听到了最后‘太弱了’三个字。想也不是什么好话,容慎听出夭夭声音越来越弱像是要睡过去,轻抚她的后背没再打扰。

  “不吵你了,睡吧。”容慎换了个姿势,将夭夭搂入自己的臂弯中。

  这会儿夭夭真有些撑不住了,很轻应着,她眼睫闭阖呼吸逐渐平稳,睡着时还不忘去抓容慎的衣襟。容慎动作轻慢撩起她颊上的碎发,久久凝视着她的睡颜吐息:“还好是找回来了。”

  三重秘境里的九头金乌会吸食人的法力,在那里,容慎根本无法感知夭夭的存在。好在,四重秘境虽更加危险,但至少能让他感知自家崽崽的位置,这些就足够了。

  既然他已经找到了夭夭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法子从这里出去。

  “……”

  收了三重秘境的金乌后,白梨顺利带着燕和尘返回二重秘境。

  此时二重秘境一片糟糕,队伍中失了两位元婴修者,众人抵御异兽妖魔的力量大大减弱,很多人都在二重秘境中受了伤。不仅如此,几派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。

  白梨带着燕和尘回来时,二重秘境的修者已经分为三队,一队是由庄星原带领的强者队,还有一队是由归玄门等被几派抛弃的低修为弱者队,归墟海有能力自保不愿意同他们一起,自成一队在秘境试炼。

  在这个时候,就算白梨能带着燕和尘从三重秘境逃回来,几队震惊中也没功夫理会要死不活的燕和尘。白梨眼看着三队中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,她大声道:“燕师兄在三重秘境收服了九头金乌,他现在的修为已达化神,救好他他定能保你们安全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燕和尘到了化神?!”

  “什么九头金乌,你说的不会是上古洪荒中那只看守火水神山的神鸟吧,燕和尘收了它?!”

  落日谷的岚彩师姐上前探了探燕和尘的修为,点头道:“他真的到了化神期。”

  “天呐,快救他,反正金乌已经被他收服,等他醒了说不定能带我们去三重秘境试炼!”众人各怀心思,最终还是合力救了燕和尘。

  二重秘境中分日夜,燕和尘是在第七日从昏睡中醒来。

  醒来后,他感觉自己浑身灵力充沛,身体轻盈了不少,晃了晃沉重的脑袋,他见到白梨后直接问:“你有没有看到夭夭和容师兄?”

  白梨脸上的笑容僵住,脑海中闪过容慎阴戾掐住她脖子的画面,她摇了摇头结结巴巴:“我、我没有见到啊。”

  燕和尘皱眉,“奇怪,在三重秘境的时候,我怎么觉得好像听到了夭夭和容师兄在喊我。”

  当时情况太危机,燕和尘满眼是都金乌翅膀燃起的烈火,虽听到些声音,但并没有亲眼看到他们。

  白梨就是借着这一点,她想着夭夭和容慎在四重秘境定是活不成了,于是扯谎道:“燕师兄定是看错了,三重秘境中只有我们俩人,我并没有看到夭夭他们。”

  “我已经问过庄星寒他们了,他们说在我们被卷入秘境漩涡后,夭夭他们也被卷入了漩涡中,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,还能不能出来。”

  “燕师兄。”不敢让燕和尘多问,白梨扬起笑容扯偏话题,“你被吸入秘境时是我伸手拉住了你,你虽在三重秘境护了我一路,可你后来晕倒,都是我带你出来求人救你。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燕和尘心不在焉抚摸手腕上的鸳鸯铃,正想法子联系夭夭。

  白梨笑容扩大,尽管让自己显得俏皮灵动,“师兄不觉得自己欠我一条命吗?”

  “人家都是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,师兄打算怎么谢我?”

  燕和尘眸色一冷,“你想让我怎么谢?”

  白梨是救了他不假,但他在三重秘境中也是多次相护,不过恩情相抵的话,燕和尘的确还欠白梨一份人情。

  在燕和尘冷漠的注视中,白梨硬着头皮说道:“也、也不用你怎么谢,就希望燕师兄以后能对我好些,多多维护我就好,若是可以,燕师兄可否给梨儿一个承诺?”

  就像容慎那般,答应护她一世无忧。

  燕和尘直接回了她三个字:“不可能。”

  “你以为所有人都像容师兄那般好脾气忍让你吗?”从夭夭那里,燕和尘对白梨做过的事有所了解,勾着唇角嘲讽道:“你的救命之恩我自会用别的法子还上,别想以此威胁控制我。”

  轰——

  二重秘境中下起了雨。

  白梨呆呆看着燕和尘走远,还没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。

  他说……没有人会像容慎那般好脾气,除了他没人会忍让纵容她。

  “容、慎。”垂在袖中的手指微微发抖,白梨轻声念着这个名字,忽然有些后悔了……

  四重秘境中,容慎与夭夭已经寻了许久的出路。

  火水神山上不分日夜,这四重秘境的昆仑神巅也不分日夜,夭夭和容慎不知在这雪地中找了多久,他们终还是吵醒了沉眠于地下的恶灵,一路躲一路打,看不到任何希望。

  “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!吾已经太久没见到滚烫的热血,我要用他们的血染脏这片雪域!”

  “别急啊,这么久没见到人,咱们玩够了再杀也不迟。”

  身后的追逐夹杂着谈论嬉笑,夭夭和容慎结符奔跑在雪地中。遇到一处山洞,容慎拉着她躲进去,将她抱入怀中捂住她的口鼻,压低吐出几个字:“闭气,不要说话。”

  夭夭乖乖照做,窝在狭小的空间中浑身紧绷,双眸因为惊恐圆润睁大。

  几只恶灵飘飘于雪地中现身,为首的恶灵人首蛇身身体呈现半透明,它吐出鲜红的信子爬行速度很快,倒竖的瞳眸使面容看着极为诡异,忽然停住不动了。

  “人呢!”紧随其后的恶灵浑身被黑雾笼罩,探出的触手湿滑黏腻。

  之后又有几只恶灵追上来,它们停留在原地轻轻嗅着,“一定就在这附近。”

  “快出来,不要躲了。”人首蛇身的恶灵发出嘶嘶的声音,它开始在四周打转,声音尖锐沙哑:“惹怒了吾,吾定将你们扒皮抽筋,一口口把你们吞下肚。”

  这群恶灵全靠术法和人的吐息感应,一旦夭夭他们撤了术法闭气,这群恶灵就同瞎子一样,完全没了追踪方向。

  “再往前找找。”领头的蛇身恶灵发了话。

  它往前爬行了几步,然而跟在它身后的恶灵并没有跟上来,那群恶灵瑟缩着往后退,“再往前,就是雪神女的地界了。”

  蛇身恶灵嘶嘶的声音越来越大,恶狠狠瞪着前方的雪域,它不甘心道,“我们走!”

  一等它们消失,夭夭呼了一声赶紧喘息,她小脸憋得涨红险些被憋死,抬头看了看容慎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容慎情况比她好些,拉着夭夭从洞中出来,他看向恶灵刚刚退缩的位置,思考了番道:“我们继续往前走。”

  “不会有危险吗?”夭夭看到前方隐现出透明结界,声音压小道:“刚刚那群恶灵好像很惧怕前面,说是雪神女的地盘。”

  “昆仑神巅不会像火水神山一样,也有一个压境的上古神吧?”

  “按理说,的确是有。”容慎解释:“不过秘境的出口应该就在那里,我们只能往前走。”

  四重秘境中的恶灵非寻常魂灵,这些天夭夭跟着他受了不小惊吓。就在昨日,夭夭因体力不支被那群恶灵咬了一口,如今看着夭夭疲惫苍白的小脸,他问她:“怕吗?”

  他的崽崽这么胆小,肯定是会怕的。

  容慎这般问,不是想亲口听夭夭说一句怕,而是想等她说了怕后,借此反问她以后还敢不敢逞强。谁知夭夭歪头想了想,说了两个字——

  “不怕。”

  夭夭这些日的确是被折腾的有些狼狈,但依旧能笑出小月牙。

  凑近容慎与他五指相扣,她仰头看着他嗓音软软:“云憬在我身边呢。”

  “有你在,我去哪儿都不怕。”这话是真的。

  夭夭同他相处了这些年,容慎给足了她安全感。

  容慎怔了下,掌心温软一片,他没想到夭夭会这般回答。教育告诫的话全部被堵在喉咙,容慎唇边扬起无奈的笑容,握紧夭夭的手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  他还能说什么呢?容慎无话可说。

  进入雪神女的雪域,里面的风雪大的让人难以呼吸,夭夭捂住口鼻艰难的跟上容慎,她走着走着忽然打了个激灵,紧紧抱住容慎的胳膊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容慎安抚拍了拍她的后背。

  夭夭的手指哆嗦的往前指,愈发往容慎身上靠,“你快看前面。”

  纷飞的大雪扰人视线,容慎眯了眯眸,顺着夭夭所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前方雪地中插着一只乌黑长手,容慎轻抬脚步顺着那处走去,于是视线中出现越来越的乌黑长手。

  那些手乌黑干瘪,手指长如树枝,突出的指甲尖利如刀,容慎细细查看了番道:“别怕,这些都是死物。”

  入目的黑手密密麻麻布满前方大片雪域,看着得有成千上万。夭夭小心避开雪地中的黑手,很是惊讶:“这得是埋了多少人啊。”

  “不是人,它们看起来像是魔域最低等的魔物。”正说着,他们身侧的魔手忽然咔咔动了两下。

  紧接着,越来越多的魔手开始抖动,这些东西竟然闻声活了过来!

  “不好。”容慎失策了,当即将夭夭打横抱起,试图御剑而过。

  雪神女的领地威压感很重,在这里夭夭和容慎的术法又被削弱,根本无法御剑。夭夭当即化成兽身,它变大自己将容慎叼在自己背上,漂浮在半空急急往前跑,几次险些被雪地中的魔手抓下去。

  总算是过了那片魔手区,夭夭扑倒在地化成人身,将身上的容慎摔到地上。

  “你受伤了?”容慎连忙将夭夭扶起。

  因容慎判断失误,夭夭同他陷入魔手区,被那群魔手抓伤了右脚。皮开肉绽,夭夭疼的咬住袖子,脚腕上的血顺着衣摆滴落在冰面。

  “流了好多血。”容慎正要帮夭夭查看伤势,夭夭忽然用手沾了沾冰面的血。

  她将自己染血的手指往容慎唇上抹,疼的声音有些发颤,“快,别浪费了,啾咪兽的血可是仙丹灵药,你快吃了它。”

  “夭夭。”容慎哭笑不得,握住她的手腕心疼又有些气。

 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,容慎只能先帮她简单包扎,夭夭还在在意她留在冰面上的血,坚持摸了满手往容慎嘴里塞,容慎口中被她塞入了两只温软手指,躲不开只能警告性轻咬了她一下。

  “啊,你还咬我。”夭夭赶紧把自己的手从他口中抽出。

  不止是唇瓣被鲜血染红,容慎颊边也染了几滴血,在夭夭的‘监视’下,他不能去擦唇上的血,只能缓慢把唇上的一圈血迹舔干净,那优雅带着几分撩人的动作,在配上容慎这张点有朱砂痣的绝色面容,直接把夭夭看傻了。

  “还能继续走吗?”容慎将夭夭从地上扶起。

  在四重秘境中待的越久就越危险,夭夭想咬牙强撑,结果刚点了头,就被容慎从地上抱起。

  “我、我自己可以的,放我下来。”夭夭无措圈住容慎的脖子,被他抱孩子似的抱在臂弯。

  以前她是个崽崽个子很矮,有时候容慎见她走路慢追他追的气喘吁吁,经常这样把她抱在怀里。如今夭夭已经成了个小姑娘,臀部坐在容慎的臂弯,她被他这样抱着有些羞涩不好意思。

  “扶好。”容慎面色如常并没夭夭这些情绪,用自己的袖袍护好她受伤的脚腕。

  过了那片魔手区,地面无雪全是厚厚的透明冰层,前方矗立着一座冰晶宫殿。

  此处诡异的是,厚厚的透明冰层下,冰冻着数不清的尸体,有面容惊恐狰狞的人身,也有浑身乌黑焦灼的魔尸、怪物,冰层内密密麻麻被冻满了尸体,一直延续到冰晶宫殿的高阶上。

  夭夭看的头皮发麻,“这、这雪神女当真是主宰昆仑神巅的神吗?”

  这般一路看来,这雪神女的作为还不如三重秘境中的九头金乌看着像神。

  容慎也所有怀疑,“古书言昆仑神巅是囚禁罪人的地方,如今看来,说雪神女主宰这里,倒不如说她是最大的恶人,被上古的神囚禁在神巅。”

  夭夭觉得这个猜测在理,“难怪外面那些恶灵那么害怕祂。”

  她以为,魔手区是最后一关,进入这座水晶宫殿他们就能找到回去的路,却不曾想一步错步步错,他们的确是在宫殿上方看到开启漩涡秘境的机关,然而不等靠近又遇到了新的危险。

  “血……”

  “我闻到了鲜血的芬芳。”大殿中忽然响起空灵阴沉的女声。

  夹杂着冰雪的寒风吹入殿中,大殿中央的冰棺缓慢升入半空,一缕冷雾从棺中出来,化成一抹白发白肤的神女虚影。

  正如他们所猜测的这般,这雪神女根本就不是掌控昆仑神巅的主宰者,她是被囚禁在神巅的堕魔罪神。夭夭的鲜血将她从沉睡中唤醒,与她同时醒来的还有冰层下的尸体,远方的魔手拉长,雪地中爬出一只只嗜血魔物。

  这里是原文的略写剧情,文中只说容慎在四重秘境受了很多苦没了大半条命,并未说他到底遇到了多少危险。原来,容慎最后是差点死在雪神女手中。

  夭夭从容慎怀中下来与他背靠着背,紧紧盯着半空雪神女的虚影。

  这位来自上古的罪神,哪怕如今只是秘境的一抹残影,修为都高的吓人,容慎和她根本就不是祂的对手。

  “我来掩护,你找机会冲入秘境漩涡中。”容慎显然也知这点,将自己全部的退路都留给夭夭。

  夭夭自然不肯走,两人就这么苦撑,源源不断的恶灵魔尸朝两人扑来,趁着夭夭双手结印时,容慎动作迅速的将她推出包围圈,“快走,不要回头。”

  “我不要,要走我们一起走!”在雪神女的威压下,夭夭灵力削减使不出莲火。

  眼看着容慎的身影淹没在恶灵中,夭夭不管不顾强行催动莲火,在烈火的焚烧下恶灵狰狞扭动,夭夭冲入火圈紧紧抱住容慎。

  “要走我们一起走,我绝不会把你独自留在这里!”

  容慎被恶灵重伤,喷出一口血,他用力推开夭夭,“不要管我了,快走!”

  夭夭被他推倒在地,摇着头去拉容慎的手,两人纠缠间,一只燃火恶灵恶狠狠朝容慎扑去,夭夭想也没想扑到容慎身上,“小心!”

  “噗——”恶灵的利爪刺穿夭夭的心口,滚烫的血喷到容慎脸上。

  “快、快走。”上古恶灵沾染了雪域寒气,夭夭疼的呼吸困难,眼前阵阵发黑。

  容慎用力圈住呼吸渐弱的少女,他一声声唤着,“夭夭。”

  “夭夭,你不要睡……”

  “我答应你,我们一起出去。”

  夭夭再也说不出话,她好想对容慎笑一笑,但她好疼,只能用含泪的眼睛望着容慎,看着看着,她眼睫垂落彻底闭阖。

  容慎抱着夭夭的手臂开始发抖,额间朱砂痣重新渗出血迹,他忽然想到少女之前的轻声嘟囔:“……太弱了。”

  她大概想说的是:云憬你太弱了,总是连累我为你受伤,你知不知道我好疼。

  你太弱了。

  什么也保护不了,还妄想让别人真心相待。

  ……凭什么?

  你这么弱别人凭什么真心待你,你口口声声说要护身边人周全,最后却还要自己养大的小姑娘来救。

  容慎眸中暗红一闪而逝,他动作轻柔将夭夭放在地上,祭上毕生修为去斩杀靠近的恶灵,可是没有用的,他这点修为,伤得了恶灵,却降不了上古罪神。

  雪神女白色的发在空中飞扬,缓慢逼近容慎,祂对着他伸出手,“给我——”

  “把她给我。”

  “我要血。”

  啪——

  有什么东西从他腰间掉出,低弱的铃铛音响起,容慎垂眸看到一枚小小精致的香囊。

  【陛下得知您要去云山试炼,特意让属下把它转交给您。】

  【这是陛下为您求来的平安符,云山秘境凶险诡谲,里面放有几张保命符咒,殿下遇到危险时,可用它来化解。】

  前方是来自雪神女的威压,身后是他拼死要护的少女,只一瞬,容慎就捡起那枚香囊。

  “你想要她?”

  明川没有骗他,香囊中真的有血符。

  缓慢抽出其中两张,容慎双手化印引修为渡入符中,用暗红的瞳眸盯着雪神女,声音阴冷轻缓:“谁也不能把她从我身边抢走。”

  就算他死了,只要他神魂不灭,成鬼化魔也定要护在夭夭身边。

  诡秘复杂的血符因灵力的注入开始发亮,一缕缕黑气溢出凝成巨大凶兽,怒吼着吞向恶灵魔尸。容慎眉心的朱砂痣越来越烫,推着血符飞身朝雪神女打去。

  “不,不——”雪神女周身的灵力被容慎反压,苍白的面容裂出一道道冰痕。

  砰——

  巨大的灵力波动铲平靠近的所有恶灵魔尸,雪神女化成一片片雪花崩裂,容慎血衣晃动于半空落下,望着宫殿内久久不散的黑气,耳边回荡着雪神女最后一句话——

  “拜见,熙清魔君。”

  用完的血符于半空燃起火焰,飘飘从容慎眼前坠下……

  所谓陛下为他求来的保命血符,竟是魔族的咒术。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