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43章 黑化043% 明艳的少女夭夭。

第43章 黑化043% 明艳的少女夭夭。

  燕和尘收到容慎的传音符时,正在林中安顿受伤的宗门弟子。

  漂亮的法蝶从他身边降下,点点光芒组成一行文字,燕和尘看到愣了下,当即把扶着的弟子推给庄星原,匆匆留下句:“我有事先离开一会儿。”

  他很清楚,不到万不得已,依容慎的性子绝不可能来向他求助。

  有了容慎的法蝶指引,他轻易穿过了容慎布下的结界。与外面不同,此时结界内风雷涌动,一大片乌云罩在水域上空,夭夭悬浮在半空稳不住身形,摇摇欲坠痛苦不堪。

  “这是……天雷?”燕和尘吃惊道。

  见容慎正施法护着夭夭,燕和尘见状照做,顶着呼啸吹来的风问:“夭夭不是黄境下品吗?它怎么会引来天雷?”

  狂风吹乱容慎的衣衫,他紧盯着那片乌云回:“它马上就要升至绿境。”

  灵兽中的绿境下品,相当于人族中的金丹巅峰期,只差一阶就要与容慎持平,此时危险的不仅是夭夭,还有容慎自己。

  见天雷即将降下,他加重保护法罩提醒夭夭:“快护住心神!”

  砰——

  几乎是同时,第一道天雷来了。

  夭夭在容慎、燕和尘的保护罩内拼出一身修为,勉强抵抗住了第一道天雷。

  紧接着第二道天雷来了,燕和尘护在最外圈的法罩最先被劈开,他金丹后期的修为难挡天雷,反被威力强大的天雷逼出一口血。

  容慎唇角也缓缓流下血痕,身为元婴初期的他此时也是在强撑,尽快恢复着法罩上的细痕,他与夭夭共同对抗着第三道天雷。

  啪——

  第三道天雷结束,容慎护在夭夭身上的法罩瞬间破碎,连他也被击退两步,跄踉着被燕和尘扶住。

  不等三人反应,第四道天雷来的迅速,夭夭失去燕和尘和容慎的灵力庇护,只能独自对抗天雷。容慎和燕和尘见状赶紧重塑法罩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,第四道天雷已经劈在它的身上。

  “夭夭!”容慎担忧喊了句。

  结界内乌云压得极低,闷雷滚滚厉风肆意,悬浮在半空的雪白团子被劈的浑身焦黑,一小撮毛正在冒烟。

  第四道天雷是结结实实劈在了夭夭身上,直到被天雷劈中,它才明白容慎为什么要让它先护心神。

  就好像被一条细长带电的鞭子狠狠抽过,那一瞬间夭夭浑身抽搐,双耳嗡鸣神识晃动,险些被天雷活生生震散带出。它现在疼的不是肉,是体内的魂魄神识,那种从内向外绽出的疼痛最为要命,夭夭感觉自己一寸寸都要裂开了。

  “天雷怎么还不散?”燕和尘皱眉看向上空。

  夭夭身上的金光闪烁了几下,已经被绿光覆盖。此时的它已经成功升至绿境,可盘旋在它头上的乌云并未散去,乌云翻腾堆聚着,似乎在酝酿新一轮的雷劫。

  “不好。”见天雷翻滚着不肯离去,容慎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:“夭夭之前得了师尊帮助,黄境修得人身时并未引来天雷,如今怕是要一起补上。”

  隐月道尊当时的逆天之举,如今还是惩罚回了夭夭身上。

  “以它现在的情况,根本撑不住新一轮的天雷。”容慎仰头看着半空中的小团子,它浑身乌焦还在冒着烟,显然还没恢复意识。

  燕和尘也有些着急了,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若是可以,他恨不得代夭夭受过天雷。

  容慎抬手擦去唇边的血迹,掀着长睫望向即将劈下的第五道天雷,他动作极快结出咒印,飞身朝着夭夭而去,“我去帮她顶。”

  天雷只能自己受,旁人可辅助却不能代为受过,但有一种人可以例外,那就是饲养灵兽的灵主。

  结了血契后,他们二者可以说成是一体的,自然可以共享天雷分担痛苦,不过这些都是容慎从书中看来的,并不知是不是真的。

  不管是真是假,他目前都只能一试。

  啪——

  新一道天雷降下时,容慎刚好将灰扑扑的小兽抱入怀中。就算有燕和尘的保护法罩支持,他被劈的还是吐了一大口血,半空中他衣发剧烈鼓动着,手臂紧紧护着怀中小兽。

  第二道第三道天雷来的猛烈又迅速,容慎眉心的朱砂痣红光大盛,疼的几欲撕裂。

  微弱的绿光内,被容慎护着的小兽正在膨胀变大,容慎迟疑松了手,只见变大的兽身破开化为了一道人形虚影。夭夭横倒在半空中,她睁开眼睫呆愣愣看着上空滚动的乌云,周身绿光缭绕。

  ……她恢复人身了。

  夭夭看到与她同在半空的容慎,还没弄清情况,在绿光中冲着他伸出纤白细嫩的手指,无助唤着他:“云憬……”

  容慎来不及看清夭夭此刻的模样,因为第四道天雷马上就要劈下。

  砰——

  在最后一道天雷劈下前,容慎抓住了夭夭伸出的五指,他将人拉入怀中紧紧护住,低声在她耳边安抚:“不怕。”

  “马上就要结束了。”

  一共降下八道天雷,夭夭受了四道,最后四道由容慎代为替过,随着最后一道天雷劈下,昏暗压抑的结界内倏然亮起,夭夭抓着容慎的衣襟抬头,好似看到一道蜿蜒血痕从他的下巴滴落空中。

  堆聚在他们头顶的乌云终于散了,天空放晴厉风收手,没了术法的支撑,两人如断翅的蝴蝶朝下而坠,噗通一声掉入水域。

  “夭夭,容师兄!”水面上传来燕和尘焦急的喊声。

  夭夭在水中挣扎着,飘散的长发绕到身前,感觉周身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。一串串气泡从她口中吐出,在晃动的清水下,她看到容慎衣衫浮动正朝着她游来。

  宽大的锦白衣摆在水中如同一朵绽放的花儿,夭夭挥舞的手终于被容慎抓住。

  就算入了水中,夭夭身上的绿光也未散去,微弱包裹着她的全身。在容慎搂着她往上游时,不知为何,夭夭感觉他好似迟疑了一瞬,搂紧她低眸看了下来。

  视线变为清明,两人成功从水中冒头,容慎揽着她靠近水岸,平息着呼吸去拨黏在她颊上的湿发,看清她的面容怔住,“你是……夭夭?”

  夭夭正疑惑这浅浅的水域怎么变得这么深,被容慎喊了一声,她茫然应着,“云憬?”

  他为什么这么问?她不是夭夭是谁?

  当燕和尘急匆匆追上来时,容慎用自己湿漉漉的外袍将夭夭整个裹在怀中,高声喊了句:“站那儿别动!”

  燕和尘果然停住,“怎、怎么了?”

  容慎没有回答他,复杂的目光落在怀中的姑娘身上,他用修长的指轻碰夭夭的脸颊,低声道:“等我们走远你再从水里出来。”

  “听明白了吗?”

  夭夭愣愣点了下头,她终于意识到哪里奇怪了。

  如今她被容慎抱在怀中,竟能直接够到他的脖颈了?看着自己变细变长的胳膊,她恍惚察觉自己是长大了。只是……

  她身上的衣服怎么不见了?!

  “……”

  等容慎和燕和尘远离这片水域,夭夭才慢悠悠从水里爬出来。

  这小片区域有容慎的结界遮挡,她并不担心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闯入,披着容慎留下的外袍,她第一时间不是去储物戒指里找衣服,而是去水边看自己的相貌。

  她孩童模样那么可爱,长大了应该也很好看吧?

  夭夭小心翼翼探出头,只见水面出现一名肤白红唇的少女。圆溜溜的瞳眸中像是含了一汪泉水,她眨一下眼睛,水面的少女也跟着眨了眨眼,夭夭歪头露出一抹甜兮兮的笑容,于是水面的少女眸中像多了细碎星星,笑起来弯弯如月璀璨明媚。

  这就是她长大的模样吗?

  夭夭赶紧用双手揉搓自己的脸颊,心中激动有些不敢置信。

  有小时候的好相貌打底,夭夭想过自己长大了容貌不会差,却没想到会如此的好看明艳。

  脸颊还带有一点婴儿肥,但这遮挡不了夭夭的精致五官,她的长相带有啾咪兽的娇与纯,再加上眉心那朵赤莲图腾点缀,娇俏清纯中又多了一丝丝的妖,糅合在一起就是个柔媚的娇憨美人。

  “夭夭,好了吗?”结界外,容慎见夭夭迟迟不出来,担心询问了句。

  “马上!”欣赏完自己的美貌,夭夭赶紧在储物戒指中寻合身的衣服,幸好她提前有准备,在进云山秘境前买了数十身偏大衣裙,如今刚好派上用场。

  结界不远处,庄星原等几位金丹后期的修者,都察觉到刚刚强大的灵力波动。

  庄星寒紧张凑到自家哥哥身边,看着那处阴沉的天空道:“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乌云出现了。”

  岚彩师姐接话:“我也看到了,只一闪就消失,就好似被什么结界罩住了。”

  “那乌云……该不会是哪位道兄要承天雷了吧?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庄星原果断否认,“人界修者过了大乘才需要承天雷,咱们二百多人中,目前没有人能做到。”

  话虽然这么说着,但庄星原满脑子都是燕和尘刚刚的离开,他去的方向正巧就是那处隐现天雷的地方,难道是……容慎?

  “我去四处转转。”庄星原心思一沉,找了个借口离开这里。

  径直往燕和尘离开的方向寻,他隐约听到有人在交谈。

  “你说夭夭化成了少女?”

  “她怎么会突然连升三阶,我不在的时候,到底都发生了什么?”

  庄星原屏息放轻脚步,拨开树叶看到了容慎和燕和尘,此时容慎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他靠树而站咳了几声,低哑着声音道:“应该和那片水域有关。”

  “什么水域?”

  不等容慎多说,他敏感察觉到有人靠近,掷出的落叶强劲有力,如刀刃般停在庄星原眼前。

  “是我。”庄星原感觉到容慎的灵气虚弱,挥手打散逼近的枯叶。

  既然被发现了,他索性大大方方走出来,目光在容慎和燕和尘脸上一转,他了然道:“原来天雷是夭夭引来的。”

  “她升了绿境?”

  灵兽的绿境下品已达金丹巅峰期,就那么小一只团子,如今竟同他平了修为。庄星原也不恼,甚至还好心情笑了出来,拍了拍容慎的肩膀道:“容师兄有一只升阶如此之快的灵宠,不知多少人要羡慕了。”

  “就是可惜。”可惜他们只会羡慕夭夭,而不会羡慕他容慎。

  毕竟没几位能消受得起这么厉害的灵兽,容慎修为升的再快又怎样?他再快也没有他的灵兽快,就只差一阶,夭夭就可以吞噬反杀灵主。等她修为再高些,根本就不需要灵主的饲养。

  “我好啦。”

  结界内,夭夭换了身樱桃红的窄袖长裙,细长的衿带在她腰间缠绕了几圈,衬的她楚腰蛴领明媚娇俏,回眸间,她对着容慎挥了挥手,笑得眉眼弯弯夺目惹人。

  三个男人同时停下脚步,都看愣了。

  容慎最先反应过来,他回望着夭夭一时无言,燕和尘反应过来后快步朝她走去,想摸摸她的脸颊又不知如何下手,他问了同容慎一样的话:“你真的是夭夭?”

  从一只半兽可爱的小崽崽忽然变成娇媚少女,这‘惊吓’对燕和尘而言太大,他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夭夭个头高了不少,虽然还是不如燕和尘高,但至少可以摸到他的肩膀了。夭夭笑着回道:“我不是夭夭是谁呀?”

  “难道是从水里化出来的水妖?”说着,她蜷缩十指做了个凶恶的表情,嗷呜一口在虚空去咬燕和尘的脸颊。

  燕和尘被她逗笑了,情绪平复不少,他逗着她道:“你这模样倒真像只妖精。”

  夭夭跑到容慎面前转了一圈,握住他的手问:“我不是小团子了,现在称得上漂亮二字了吧。”

  感受着手上的柔软,容慎低睫轻应了声,浅浅勾着唇角回她:“嗯,很漂亮了。”

  她还不知容慎帮她挡了四道天雷的事,直到她缠着容慎说了好一会儿的话,容慎偏头咳得越来越厉害,身形摇晃险些栽到地上。

  “听说他帮你挡了四道天雷。”庄星原找到机会开了口。

  他从惊艳中回过神来,意味不明道:“你现在修为太高了,容慎只是元婴初期,他马上要供不起你了。”

  灵主与灵兽签血契,本身就是灵兽为灵主卖命,灵主把自己的高修为、灵力分享给灵兽。若灵主的修为低于灵兽,这血契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,毕竟这里强者为尊,谁都只想爬的更高。

  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夭夭扶容慎坐在树下,试图用灵力修复他遭天雷的内伤,然而她刚刚也承了天雷,目前灵力也很虚弱。

  淡淡的绿光环绕在容慎周身,以极快的速度吸收掉夭夭散出的灵力。夭夭愣了下,再次挥手散出灵力,以同样的局面收场。

  “够了。”当夭夭再一次想施术时,被容慎抓住了手腕。

  他冰凉的指搭在她温温软软的皮肤上,咳了几声回答:“没用的。”

  他现在的身体就像个无底洞,夭夭就算耗空自己的灵力也治不好他,这些伤只能让他自己来处理。

  “那怎么办。”夭夭的好心情没了,她忘了自己已经化成少女,蜷缩着蹲在容慎身边,用双手握着他的手放到自己颊边。

  她抽了抽鼻子,带着哭腔道:“你身上的伤已经够多了,我不想再让你受伤。”

  “我是想来保护你的,不是来给你添麻烦让你为我受伤的。”

  她不解,“四道天雷我不是已经受过了吗?怎么还有四道。”

  夭夭更不解的是:“我怎么会直接升绿境?”

  容慎目光略过夭夭看向她身后的水域,那片水域还在,只是已经变成另一副模样,“应该和你刚刚喝过的水有关。”

  他解释道:“我之前从古书中看到过,上古洪荒曾有一处自然孕育的福泽,里面的水清甘含着灵气,时隐时现飘忽不定,饮一口可得百年修为。”

  古书中的话并不能全信,如今倒是全对上了。

  当时夭夭只小舔了一口试探,哪里想过能遇到这么厉害的福泽,她作势就要起身:“我去给你盛一些,说不定这些水可以治愈你身上的伤。”

  容慎再次圈住她的手,让人安稳窝在自己身边道:“它已经消失了。”

  如今夭夭他们面前的水域,虽清但深不见底,已经不是刚刚的模样。

  “早知道刚刚就让你尝一口了。”夭夭有些低落。

  容慎运功调息周身灵气,等恢复一些去摸她的小尖耳,等手搭在她的脑袋上,才反应过来他的小崽崽已经不是之前的半兽体。

  少女明眸似水,感受到脑袋上的手忽然滞住,睁着圆溜溜的瞳眸凑近容慎:“怎么啦?”

  “没事。”容慎偏头推开少女,先一步起身往前走。

  夭夭连忙追上去牵他的手,五指相扣,这是之前他们惯做的动作。容慎手心的柔软不再似以往小巧,却依旧软乎乎的很好捏。

  “傻崽崽。”看着紧贴在他身侧的少女,容慎想松手又不知该以何理由松,只能这样轻轻喃了句。

  天色已晚,几个金丹巅峰期在周围探过后,决定今晚从此处休息。

  夭夭他们回来时天已经暗了,然而她的相貌还是震惊了所有人,一些修为较差男修直接将目光黏在了夭夭脸上,她往左走他们就往左看,她往右走他们就往右看。

  甚至,有些男修还殷勤凑过来问夭夭渴不渴,饿不饿,企图用食物把她勾在身边。

  “他们好烦。”夭夭不敢再轻易露脸,索性将自己藏在了容慎身后。

  容慎要比燕和尘还要高,他看着清瘦,却能将夭夭整个的拢入阴影中,夭夭躲在容慎背后时想,就她现在这副模样,容慎也能一次抱两个她吧?

  “披上。”夜间起了风,容慎将自己的披衣罩在夭夭身上。

  他人高撑衣服,夭夭披上他的斗篷直接托在了地上,不过这衣服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夭夭戴上兜帽的时候,能把脸藏住。

  “我去生火。”趁着燕和尘帮容慎运功疗伤,夭夭披着斗篷去找寻干树枝。

  她明明都将脸遮上了,依旧不时有人往她身边凑,那群人围在她身边问:“夭夭妹妹在找干柴吗,我陪你去找。”

  “找什么干柴,你看,我已经捡了很多了,都给你。”

  夭夭左躲右避好一会儿才甩开那群人,她第一次感受到美貌的烦恼,捡了干柴嘟囔着往回走。

  砰——

  过大的斗篷挡到夭夭的视线,一不小心撞到了谁身上。

  她低头道了声歉,正准备离开,那人抓住她的手腕道:“容慎现在伤的很重,你不想救他吗?”

  夭夭挣了几下停住,她抬眸发现面前的人是庄星原,带着警惕问:“你有办法?”

  “当、然。”

  庄星原动作极快撩下她的兜帽,侵略的目光留恋在她脸上,他不顾夭夭的挣扎俯身压低,凑到她耳边低缓:“只要你与容慎解除血契……”

  夭夭解了血契,属于她的那部分威胁就能从容慎身上抽离,容慎就不会因为灵力亏损迟迟得不到恢复,说不定还能升阶更快。

  这的确是个办法,但并不是个好办法。

  庄星原还在蛊惑着她:“凭你现在的修为,已经与我持平,真的甘心留在容慎身边被他桎梏?”

  夭夭就知道庄星原不安好心,多亏他提醒,她险些忘了自己已经升至绿境。

  看着这张距离她越来越近的面容,夭夭单手悄悄聚集起灵力,趁着庄星原不备狠狠朝他拍去。

  就算夭夭现在虚弱,这一掌也至少是金丹初期的修为,庄星原不备,被夭夭击退几步,眼前的树叶被纷纷吹起,他听到夭夭淡声回了句:“我就愿意留在他身边。”

  树叶散,原地的少女已经不见踪影。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已最快的速度回到容慎身边,斗篷的兜帽掉落,她跑的气喘吁吁,整张小脸越发娇艳可口。

  “怎么了?”容慎的脸色恢复了不少。

  夭夭一屁股蹭到容慎身边,她寻求安全感的抱住他的手臂,也不隐瞒:“庄星原想要轻薄我。”

  “轻薄?”容慎怔了下,低眸。

  少女夭夭很认真点了点头,“他抓住我,那张脸离我好近,要不是我跑的快,他肯定要亲上了。”

  夭夭这话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提醒容慎以后提防庄星原。亏夭夭之前还觉得他没那么讨厌,如今看他就是人面兽心,庄星原看着人模人样,其实憋了一肚子坏水总想对容慎使坏,还是个大色胚。

 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。

  夭夭没有将庄星原挑拨她的话告诉容慎,不到逼不得已,她绝不会和容慎解血契。

  正默默想着别的法子,唇瓣一凉,容慎用手指在上面轻擦了几下,声音平淡不分喜怒:“若他下次再敢轻薄你,你就往他后腰扎。”

  那里是庄星原的死穴。

  无论之前他怎样招惹容慎,容慎都未曾对他下过杀手。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