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26章 黑化026% 内试:崽崽耍流氓啦。

第26章 黑化026% 内试:崽崽耍流氓啦。

  滴答滴答——

  鲜艳的血顺着胳膊滴落在地,开出朵朵血花。

  夭夭今日特意穿了容慎买给她的白裙,穿惯艳色衣裙的她,白裙飘飘宛如一朵小茶花,容慎今早才夸了她穿白裙好看,转眼这裙子就染了血,变得极为刺人眼睛。

  容慎说的没错,疼痛的确可以让她短暂恢复清醒。

  庄星寒看不懂夭夭的用意,只当她是白费力气,单手狠狠推出一击,夭夭顾不得手臂的伤势,只能匆匆滚地避开。

  一缕长发悠悠于半空飘落,若不是夭夭退避及时,定被庄星寒推来的灵力暴击伤到。就算如此,她梳好的发型还是散了,花簪落于地面散成几片,夭夭一头乌亮的发披垂在肩头。

  ……这是容慎今早亲自帮她挽的发。

  夭夭摸了摸发梢看向台下,一眼找到容慎。

  容慎爱干净,平日里最喜欢穿霜白衣袍,在一众蓝黑殿服下,唯有他纤尘不染宛如谪仙。如今这位谪仙身体绷直面色苍白,黝黑的瞳眸紧紧落在她脸上,薄唇微张似乎在说什么。

  【夭夭,快下来。】

  【我们认输。】

  夭夭尖尖的小耳动了动,被碎发挡住白嫩侧脸,听出容慎的声线不稳。

  他这是在担心她吧?

  夭夭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笑出来,被乌黑披散的长发一衬,脸颊雪白瞳眸黑亮,笑起来十分孩子气。

  认输是不可能的,夭夭就凭着容慎此刻对她的担心,也绝不可能向庄星寒认输。

  最初的痛感过去后,夭夭再次被驭兽曲影响,精神恍惚,她摇了摇脑袋努力保持清醒,同庄星寒又交战了两三招,被逼无奈只能又给自己一刀。

  “夭夭!”台下燕和尘的声线慌乱。

  痛感让夭夭的注意力极为集中,聚神拢意,她在虚空中一连画了几张血符。血符威力巨大,庄星寒连忙用双手去挡,因修为压制被硬生生推至高台边缘。

  “啊,庄星寒要输了!”有人惊讶说了句。

  紧接着有人接话:“活该她输!每次比试都把同门打成重伤,这次都敢明目张胆欺负上古神兽。”

  “她不是很厉害吗?仗着亲哥哥平日里都不正眼瞧人,如今夭夭也算是替宗门除害了,不然她之后还会打伤更多同门,指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。”

  “就是!小神兽,快把她打下台!”

  庄星寒将这些话全部听入耳中,硬是咬牙承下夭夭的血符,险险停住后退。

  “噗——”到底是不如夭夭修为高,她停下时呕出一口浓血,衣发凌乱。

  从未如此狼狈过,这次夭夭可算是彻底惹恼了庄星寒,愤怒继续弹奏着驭兽曲,她咬着牙道:“我看你能撑到几时!”

  先前她没将夭夭放入眼中,如今倒是要庆幸,自己听从哥哥的话临时学了驭兽曲,只是这曲子太过复杂,刚刚学会的她只会弹一小段,蹩脚错乱磕磕绊绊。

  如今她已经彻底乱了分寸,全凭要强苦苦支撑,这会儿她因愤怒竟一音未错,动作流畅迅速拨动骨弦,驭兽曲比刚刚的威力更大。

  “夭夭,下来,咱们不打了!”

  “比试点到为止,庄星寒你不要太过分!”

  “小灵兽你快醒醒,再不恢复意识你就要输了!”

  混合着众人的说话中,驭兽曲丝丝缕缕往夭夭耳中钻,搅得她昏沉乏力反应迟钝。哆嗦着手又往自己手臂划了一刀,这一次她用的力道极重,疼痛的那一瞬脑中迷雾散开,她好像听到有人在抽气。

  容慎闭了闭眼睛,心绪乱到眉间朱砂痣疼痛,他想,还好他没再将自己的渡缘剑借给她,不然就凭她这不要命的狠力道,那手臂早就废了。

  “夭夭,快下来。”见台上庄星寒又在聚力,容慎沙哑喊了她一声。

  血契之间互有感应,容慎此时可以感受到夭夭有多难受。

  夭夭这会儿不敢分神,随着驭兽曲的加快,她身体的痛感也麻痹的越来越快,不敢有所耽误,她回忆着容慎手把手教过她的术法,好似又听到容慎说话。

  【五行阵,退可抵御重击进可击杀敌人,以你现在的修为,我只能教你最简单的阵法,此阵极耗灵力,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。】

  【无论何种术法,以血为引伤害都会叠加,只是此法用于保命,平日不可用。】

  庄星寒被愤怒冲昏头脑,已经丢下琵琶骨开始双手汇聚灵力,这一次,她是真要将夭夭往死里打,尖声喊道:“你去死吧!”

  还没人敢让她难堪,更没人敢伤她!

  庄星寒憋着一口恶气,汇聚灵力恶狠狠朝着夭夭打去,容慎那瞬间大脑空白,比试期间,不准外人干涉,违反者不仅会被摘除内试名额,还会连累台上比试者。

  容慎眼下也顾不上那么多,轻闭眼睫,他指尖聚力,不等攻向庄星寒,夭夭就先他一步有了动作。

  顶着庄星寒的灵力暴击,她用画好的五行阵硬生生顶了上去。五行阵与灵力暴击相撞,金光大盛扫向周遭人群。

  “啊!”庄星寒面容开始扭曲,尖叫着把灵力暴击往外推。

  夭夭掌心凝出大片金红阵法,身体腾空,她双手抵着这道阵法努力压下庄星寒的灵力。因为等级压制,庄星寒逐渐支撑不住,手臂颤抖着后撤,她抬头阴森森盯着夭夭,“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?”

  诡异一笑,她启唇吐出一枚冰针,尖细透明的小物件并不能让台下的人看到,夭夭离得近却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此时的她无法退避也腾不出双手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枚银针冲着她眼睛刺来……

  她竟然在嘴里藏了暗器!

  千钧一发之际,夭夭手腕上的紫色灵藤散出光芒,当即就变长开出一朵巨大白花,替夭夭拦下那枚银针。

  夭夭暗暗松了口气,心念容慎送她的护身法器果然有用,四周浓香扑鼻,护主的紫藤紧紧缠绕在庄星寒身上,很快让她身体变僵。

  “这道灵力暴击,你还是留给自己用吧。”抓住时间,夭夭拼尽全力前推阵法,硬是将庄星寒打出来的灵力暴击还了回去。

  砰——

  伴随着沉闷声响,庄星寒从高台跌下重重摔于地面,承了自己力道极重的攻击。

  这道灵力暴击,刚刚她想用怎样的力道打在夭夭身上,如今夭夭就用怎样的力道还了回去。周围人群散开,因她的平日的为人,眼下竟无一人愿意扶她。

  庄星寒心肺撕心裂肺疼着,胸口被血染红大片,偏头又连呕出两口血,“你!”

  “你……”庄星寒疼到几次张嘴,都没能说出完整的话。

  她张着嘴巴才发出一个音节,台上传来响亮的锣声,年轻的弟子高声喊道:“二轮组内试第一百七十组,无极殿-夭夭胜!”

  台下有人开始欢呼。

  “不、我不服。”庄星寒接受不了这个结果,奈何声音太虚弱,很快被叫好的人群盖住。

  眼前一片片发黑,无措的她在人群的外看到熟悉的身影,庄星寒趴伏在地对那人伸出手,颤声呼唤着:“哥……”

  是啊,她还有哥哥,她哥哥一定可帮她重回内试!

  不远处,庄星原立在原地没动,目光从台上收回,他扭头看向狼狈伏地的妹妹,厌恶一闪而过,他在离去前只冷漠说了两个字,从嘴型来看是——

  “废物。”

  她真是丢尽了他的脸。

  庄星寒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自己哥哥竟然不管她了,她连忙又喊了声:“哥——”

  “哥!”不要丢下她啊。

  怒极攻心,庄星寒眼皮一沉晕了过去。

  台上,随着通报传遍缥缈宗,夭夭总算放松下来。

  再也支撑不住,她脱力膝盖前倾,不等跪在地上,就有人动作极快将她抱入怀中,容慎小心握住她受伤的手臂,将人打横抱起,“我带你下去上药。”

  “好。”夭夭很轻笑了笑,她这会儿好想同容慎分享自己的喜悦,奈何眼皮越垂越低,逐渐失去意识。

  夭夭这次伤的很重,容慎直接将她抱去般若殿。

  月玄子小心撕开夭夭的袖子,在看到她手臂上的伤时,愣了下脸色难看,“谁弄的?”

  容慎喉咙滚动,目光随着月玄子的动作垂落,他低声回道:“是她自己。”

  前期夭夭一直压制着庄星寒,所以庄星寒伤的她不重,问题还是出在夭夭自己身上。

  她对自己下手实在太狠了,嫩白的小胳膊上鲜血还未止住,那些伤痕皮肉外翻极为可怖,疼的夭夭在梦里还在瑟缩。

  “别怕,上完药就不疼了。”容慎将夭夭抱入怀中,轻拍她的后背一下下安抚。

  为了帮夭夭止疼,他往夭夭身体里输送了一小股灵气,夭夭短暂清醒了一会儿,她浑身汗湿极为疲乏,就只同容慎说了一句话——

  “云憬,我好疼。”不过她好高兴,因为她赢了比试打败了庄星寒,还可以继续参加内试。

  可惜的是她现在太虚弱了,没了继续说话的力气,容慎只听到夭夭的前一句,抱着她的手臂瞬间勒紧,抿唇望向再次昏睡在他怀中的小姑娘。

  “我感受到了。”在上好药后,容慎用下巴蹭过夭夭的发顶,轻轻闭上眼睛。

  此时他不仅感受到夭夭的疼,也感受到自己眉心的疼痛,有什么东西叫嚣着要从中释放,这种莫名情绪搅得他不知所措极为不适,只能一遍遍默念着清心咒。

  “太过分了!”燕和尘可没容慎这般好脾性。

  看过夭夭后,他握紧手中的剑转身要走,容慎淡声问着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  燕和尘已经走远,声音变得断断续续,“我要去找庄星寒算账!”

  是啊,庄星寒把他的夭夭伤的这么重,怎么可以善了。

  燕和尘的这句话像是提醒了容慎,无措情绪逐渐清晰,他眉心的疼痛开始减轻。

  只是,要如何算账呢?

  容慎小心翼翼查看着夭夭受伤的手臂,类似呢喃无意识说了句:“无需废话,只要废了她那双手。”

  就像夭夭在比武台上所说,怎么来的,就要怎样加倍的还回去。

  无极殿,

  隐月的房中的中央大殿,星盘又悄无声息移动位置……

  夭夭受伤后才发现,原来自己在缥缈宗那么受欢迎。

  在无极殿养伤的时间里,燕和尘来了数趟,每次来都怀抱着其他师兄弟带给她的小礼物,还嘱咐她早日恢复健康。

  自内试开始,夭夭和庄星寒这组是打的最凶最厉害的,虽然夭夭受了伤,但庄星寒也没从她手中讨到好,不仅输掉了比试,还得了一堆骂名无人去看,就连她亲哥哥庄星原都没去看过一次。

  内试中,考验的是修者自身修为以及灵力运用,但凡你会的都可以使出,但唯有一点,不许使用阴邪法术以及用暗器伤人。

  庄星寒自然明白这点,所以她在比试后期吐出的那枚冰针,入血融化难寻踪迹,好在灵藤无血用花瓣将其裹住,这才顺利留下证据。

  “是我没把弟子教好。”无情殿内,几位殿主召开临时商讨,金月仙姑做着自我检讨。

  这枚冰针,是由容慎交给掌门的,这就意味着隐月道尊也知道了此事,夭夭虽是容慎的灵兽,可再怎么说都是无极殿的人。

  为了给隐月道尊一个交代,金月仙姑重罚了爱徒,并亲自上了趟无极殿,她去时给夭夭带了许多丹药,摸着夭夭的耳朵自责,“还好你没有出事。”

  金月虽然喜欢夭夭,但庄星寒毕竟是她看着长大,她是打从心里喜欢自己的徒弟。

  “如今我已经重罚了寒儿,现在最重要的是内试,所以这件事咱们就此掀过好不好?”

  夭夭本就没把庄星寒的事放在心上,只要她受到相应的惩罚,夭夭也不是那种死咬着证据不放手的人,应下此事送走金月仙姑,她感慨道:“仙姑到底是喜欢庄星寒哪里?”

  明明她本人这么温柔随和,教出来的弟子却如此恶毒嚣张。

  容慎拉过夭夭受伤的手臂查看,回着:“庄星寒只是对同门嚣张,她自幼跟随金月仙姑修习音杀,很会哄她老人家开心。”

  “老人家?”

  夭夭重复着容慎的话,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你这话要是被金月仙姑听到,她会打你的。”

  虽说金月已经几百岁,但不会有女孩子愿意被人喊‘老人家’。

  容慎疑惑看向夭夭,他显然不懂女孩子的心,拿过金月送来的丹药看了眼,“这些都是仙品丹药,不止可以治伤,还能助修为。”

  金月偏心自家弟子情有可原,不过为了给夭夭表歉意,送来的丹药也真是花了血本。

  打开其中一瓶,容慎捏开夭夭的嘴巴塞入一颗,“伤口不要碰水,不出五日你的伤就能愈合。”

  “这么神奇?”夭夭连忙将这些丹药抱入怀中,宝贝的不得了。

  金月仙姑来过后,其他几殿也象征性派人来了无极殿。

  知道隐月道尊喜静,所以每殿只派来一人,无为殿派来的是白梨,无情殿派来的是燕和尘,其他几殿各派了自殿大弟子,让人没想到的是,清寒殿派来的是庄星原。

  见到夭夭,他态度看起来很诚恳,是来替庄星寒道歉的。

  夭夭对这人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,大概是得知了他炮灰反派的身份,所以对待他时还多了分怜悯。其实原书中,庄星原也没对容慎做很过分的事,说到底他只是太骄傲了。

  “我真的没事了。”几殿代表齐聚在容慎房中,有夭夭认识的、不认识的,还有她十分不想见到的人。

  夭夭索性化成兽身,在白梨凑过来和她说话时,她一直往容慎那边看,容慎独自坐在桌边泡茶品茶,听着这边的声音不为所动,只提醒了一句:“师尊喜静。”

  有几殿是第一次来无极殿,进入这里十分激动。

  白梨仗着自己经常来这里,总想突出自己同别人的不一样,一边装作温柔体贴去握夭夭的爪爪,一边朝着室外容慎喊着:“师兄你也过来聊天呀,观明殿的小师妹想要去别处看看,我能带她……”

  唰——

  白梨话还没说话,人突然没了。

  夭夭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只是白梨,围绕在它身边的其他几位师兄妹也都没了踪迹,夭夭被吓到了,匆忙去喊容慎的名字,惊恐道:“她她她、她们都不见了!”

  “我可什么都没做啊。”夭夭抬起自己的两爪,先撇清自己的关系。

  容慎不急不缓走了进来,十分平静道:“是师尊做的。”

  她们太吵了,隐月道尊脾气不好,索性直接将他们都丢出无极殿。

  “所以,隐月道尊真的会把人丢出去?”夭夭想起隐月道尊先前对她的威胁,缩了缩身体赶紧放轻声音。

  容慎将她从榻上抱起,笑着摸了摸它软软的茸毛,“不会的。”

  “夭夭很乖,师尊不会把你丢出去。”

  夭夭不太自信,“他明明很讨厌我。”

  “那也没关系。”

  容慎安抚,“若师尊真把你丢出去,我也会再把你捡回来。”

  总之,他不会丢下它不管就是了。

  今日夭夭见了太多的人,不止是白梨和燕和尘触碰了它,其他几殿的师兄弟也摸了它雪白软软的毛毛,有位师姐得到允许后,边摸着夭夭的大尾巴边感叹着:“你真的好软好好摸,真想把你抱回我房间。”

  可以说,夭夭身上的茸毛谁摸了都舍不得放手。

  它明明很干净,那些师兄妹的手也很干净,可容慎洁癖症上来非要带它洗澡,说它身上的毛毛都发黄打结了。

  “你骗人,刚刚时舒还说我白的像雪!”夭夭低头查看着自己的茸毛。

  容慎将它抱去灵泉,为了哄夭夭洗澡说谎眼皮都不眨,“他那是在哄你玩。”

  其实夭夭哪里是茸毛不干净了,而是容慎自身的独占欲正在扩大,已经开始忍不得别人触碰自己的灵兽。

  没有办法,夭夭只能跳下灵泉泡了一会儿,自从它会化形后,容慎每次洗澡都让它化成兽身,大多数时候,他只在灵泉旁打坐,偶尔会帮夭夭搓搓后背、梳开打结的毛毛,顺便再帮它滴两滴清洁露。

  “我洗好了。”

  清洗完后,夭夭湿漉漉飘到容慎面前。

  这些日他打坐的时间越发久了,双眸轻闭呼吸缓慢,若不是他指尖一直闪着微光,夭夭都以为他是睡着了。

  故意在他面前抖了抖毛发,夭夭身上的水珠全都扑到他的脸上,察觉到凉意,容慎总算睁开眼睛。

  “调皮。”水珠顺着容慎的下巴滴落到衣领,容慎被打扰后完全不恼。

  拉过正欲逃跑的小兽,他拽入怀中用衣服包裹,总归身上也被夭夭甩湿了,他索性用自己的衣袖帮它擦拭毛发,脱下外袍裹在它的身上。

  “你先回去。”容慎也准备洗一洗。

  夭夭的尾巴从他衣服里露出,一下下甩着道:“我不走。”

  凭什么它洗澡的时候,他就在旁边打坐,等到他洗澡,就让它回屋躲避呢?

  夭夭故意说着:“你洗你的,我也要在你旁边打坐。”

  容慎脱衣服的手一顿,慢条斯理挑开腰间玉带,他本想随着夭夭来。不过转念他想到,小灵兽什么都不懂,若他现在不教育好,以后说不定还会看别的男人洗澡。

  “转过身去。”

  容慎叮嘱:“你毕竟是个姑娘,以后不准看旁的男人洗澡,我也不可以。”

  夭夭噗嗤一声笑了,“既然知道我是姑娘,那我洗澡的时候,你干嘛要在旁边打坐。”

  容慎回:“这灵泉很深,我也从未睁眼。”

  他并非要看着夭夭洗澡,而是这灵泉很深,夭夭无论是兽身还是人身,都踩不到灵泉底端,容慎在一旁守着,是担心她太小会出意外。

  夭夭本以为容慎还是没把自己当人看,如今听他一解释,才发现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。

  夭夭心情好了些,原来在小白花眼中,她已经脱离了灵兽身份。

  容慎衣服脱去一半,见小灵兽不知回避还在盯着自己看,无奈按了按额角,“夭夭。”

  他温声道:“闭眼,转身,静心去打坐。”

  看着只着单薄里衣的容慎,夭夭用爪爪托住脸颊,故意逗他,“又不是没看过。”

  他刚把它抱回来那会儿,可是天天在她面前脱衣洗澡,那会儿也没见他会害羞啊。

  夭夭不提这些事还好,它一提容慎自然也想起了这些,偏偏夭夭还刺激着他,“云憬皮肤好滑,肩宽窄腰还是大长腿,可惜平日里穿的衣服都太宽松,好身材都被挡住了。”

  容慎手指一抖。

  夭夭说完就后悔了,忽然觉得自己刚刚那话说的太过流氓,担心容慎误会,它补救道:“我我我我没有乱看啊,云憬你信我,我只看了我说的那些,不该看的我都没敢看。”

  它说的已经够齐全了,还有什么地方是不该看的?

  容慎眯了眯眸,瞬间明白它的意思。

  真是要被这只小灵兽气笑了,两指推出微弱金光,直接将夭夭包裹在其中。就好似有什么东西推了它一把,夭夭不受控制的背过身体。

  轻飘飘的里衣将它整个罩住,视线被挡檀香浓郁,夭夭试图扒拉下头顶的衣服,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。

  这下玩大了。

  夭夭示弱:“云憬……”

  哗啦啦的水声自身后响起,容慎身体没入水中,嗓音冷冷清清,“等我洗完再罚你。”

  这只小灵兽再不好好教,就要学坏了。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