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159章 黑化159% 最后一战。

第159章 黑化159% 最后一战。

  ……

  正如夭夭所疑惑的,庄星原没必要以身去挡庄星寒的攻击,他真正要为夭夭抵挡的,是自庄星寒身后袭来的致命法伤,只是夭夭没看到罢了。

  法伤由后背直入心肺,庄星原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寸寸开裂,他瞬间就已明了,自己的命……到头了。

  原来,有些爱真的可以逾越生命。

  原来,他对夭夭的喜欢竟如此之深。

  可是,他究竟因何这般喜欢夭夭,甚至喜欢到可以为她抛弃生命呢?

  拥抱住夭夭为她抵御伤害的那片刻,庄星原闭上眼睛,看到了阳光明媚的午后,有个小姑娘在抱着钱匣子对他笑,她的双眸是那般明亮清澈,无害的笑容不带丝毫恶意偏见,当时庄星原就想,她怎么能对他笑得这么甜呢?

  她身为容慎的灵宠,为何会押他赢、对着他笑呢?

  越是疑惑好奇就越是想深究了解,庄星原抱着目靠近,却不由越陷越深,到了最后,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对夭夭的接近是出于利用还是吸引,所以当有人将他对她的喜欢戳破玩笑时,向来高傲的他第一时间想要掩饰。

  傻,真是太傻了。

  他为了名利面子与容慎争了半世,后半世也爱的糊里糊涂行尸走肉,却从未细细想过自己究竟想要什么。

  他究竟想要什么呢?

  立于高阶之上,乌云密压,庄星原看着夭夭惊愣朝他奔来,笑了笑低喃了一句‘太晚了’。

  一切都太晚了,又好像还没那么晚。

  夭夭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庄星原身边,触碰他手臂时摸到大片濡湿血迹,沾了她满手满衣袖。

  “你、你怎么了?”

  “庄星原你怎么了?”庄星原身前看似无恙,其实后背伤裂被血浸透,冒出黑烟紫电,这是归墟海的术法。

  刚刚暗处的人下手太快,他根本就来不及为夭夭撑起法术保护,更何况以他之力也拦不住这猛烈一击。若此术击中夭夭,夭夭不死也定会重伤,在那须臾的眨眼间庄星原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,能想到的只有夭夭不能出事。

  “其实……”留给庄星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  既然夭夭回了头,那庄星原索性将自己的话说明白,“其实自我堕入魔道,就已失了活着的方向,我帮着熙清魔君对付容慎、伤害容慎,是因为我嫉妒他。”

  “我嫉妒他名利双收,嫉妒他生来天资聪慧,更嫉妒他身边有你。”有你这样肯一心向他的姑娘。

  容慎让庄星原有了追逐活着的动力,同时也让他变得偏激贪婪。先前他一度觉得,自己全部的苦难皆因容慎造成,所以他见不得他好想要他跌入地狱,“仙派那群人之所以能知晓容慎在归墟海,是我报的信。”

  庄星原太嫉妒容慎了,嫉妒到发狂发狠,想借仙派之手让容慎栽跟头,最好将他封印。

  “当时我巴不得他不好过,根本就没想过要帮你寻双邪珠救他。”可他后来怎么就答应了呢?

  不是为了自由,也不是为了封地封王,庄星原只为了夭夭那句‘恩怨两清’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庄星原低声念着这句话,重复着迟来的道歉。

  夭夭摇了摇头,慌乱下她的身体在发抖,想要用修为稳住庄星原的经脉,却发现于事无补。

  庄星原要死了,哪怕是夭夭将自己的血滴到他的口中、伤口处,也如同沧海一粟不起丝丝波澜。

  “我要离开了。”由双脚开始,庄星原的身体开始变为尘埃消散。

  他又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同夭夭告白时,姑娘满脸无措却又决绝认真,那次他最后所求的拥抱是想做戏给容慎看,却被这姑娘毫不留情拒绝。

  “这次,可以让我抱抱你了吗?”不带目的,不是为了挑拨利用,生命的最后,庄星原想要的太多又好像都无法实现,唯有这一件事触手可及。

  夭夭没再犹豫,哽咽着将他抱住,她说:“你不要死。”

  “只要你不死,我还可以让你抱一千次一万次。”

  “求你,不要死。”

  庄星原噗嗤一声笑道:“恐怕那时,容慎就要先一步毁我。”

  “不会的!”

  “难说。”尘埃光粒已经散到庄星原的腰间,愿望达成后,对于死亡他突然有了种解脱感,好像并无畏惧悔恨。

  夭夭惊慌失措的想要将他留住,收拢怀抱,却眼睁睁看着庄星原顷刻化为尘埃。星星点点的光在她周围闪烁,庄星原的声音散落在空中,他最后感慨:【真想回到最初的那年……】

  大雪,满街热闹。

  他与夭夭几人满街采买过年的年货,聚在一起挂灯笼放鞭炮,没有恩怨没有情仇,几人说说笑笑吃着饭,迎接着新一年的到来。

  天亮,他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,可爱闹腾的少女献宝似抱着某物,让他猜猜今年她会送他什么。

  他这一生所求的究竟是什么呢?

  那年那晚,当夭夭说出‘每年’二字时,他想求的其实就已经全部得到了。可他,偏偏在那一晚因嫉妒执拗堕了魔,这大概就是命吧。

  庄星原终于知道,为什么会有人受桑尤控制助他更天换日逆转时间了。

  世人皆有遗憾,若时间可以重来,庄星原只想回到那年那晚,期待着‘每一年’的到来。

  可惜,他没机会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庄星原神魂散去,落于地面的只有一颗漆黑珠子,这是蛊魔的魔丹,并非庄星原的再生之力。

  死了就是死了,虽说这世庄星原与蛊魔融为一体,却无法共享魔的不死不灭,就算蛊魔再次复生,他也不再会是夭夭所认识的庄星原。

  唯一庆幸的便是,庄星原大概可以转世入轮回再生。

  “下辈子,别再这么执拗了。”攥紧蛊魔的魔丹,夭夭一步步下了缥缈宗。

  缥缈宗山下,燕和尘已经等夭夭许久。

  不只是燕和尘,他身边还跟着宗门其他的长老、弟子,白离儿搀扶着他面色灰败,几人都受了严重的内伤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见到夭夭,燕和尘总算松了口气,又很快注意到夭夭脸色不对。

  夭夭擦干净脸上的泪,强撑着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
  她要留在这里等容慎回来,可燕和尘几人伤重等不起,于是她交给了燕和尘一枚容慎的玉佩,凭这枚玉佩,他们可以顺利进入九幽魔宫。

  “你是要让我们去魔界?”

  有年轻弟子不知道夭夭是谁,愤慨道:“师叔,咱们不能相信她,说不定她和归墟海是一伙的!”

  “闭嘴!”燕和尘厉声制止。

  一行人中,月玄子也在其列,他捂着心口擦去嘴角的血,面色复杂道:“你这样做……容慎知道吗?”

  “自然。”容慎当然知道。

  夭夭不可能不管燕和尘,而容慎既然陪着夭夭出来救他,就是默许了夭夭如今的所作所为。因为他们二人都很了解燕和尘,知晓他不会愿意被独救,定会尽所能救着缥缈宗众人。

  “真的吗?”月玄子眼光闪烁,其实已经信了。

  其他人还在犹豫着,不相信魔神会这般好心收留他们。

  “信不信由你们。”

  夭夭心系容慎,扭头看向山上的缥缈宗,在浓黑乌云的遮掩下,威严气派的宗门阴森死寂,比九幽魔界看着还要恐厉三分。

  “这天地都要毁了,我们都自顾无暇,谁还有心思去算计你们。”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  夭夭小声道。

  燕和尘此时心力交瘁,想要劝说众人宽心,眼前却一阵阵的发黑。这时,扶在他身边的白离儿忽然开口说了两个字:“我信。”

  白离儿相信夭夭不会害他们。

  “放心吧,入魔宫后我会看着他们,不会让他们胡乱行走。”白离儿在缥缈宗管事百年、救人无数,已经积攒了不少威信力,说话有些分量。

  燕和尘同意入魔界,月玄子沉默着算默认,如今加上白离儿的出头,仙派数人终于全部闭嘴。

  在离开时,白离儿多看了夭夭一眼,想了想嘱咐她,“多加小心,早些回来。”

  夭夭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担忧,微微牵起唇角说了声‘好’。

  众人消失后,山下就只剩孤零零一人。八个方位的巨妖身形都已经模糊,化为小小的圆点。夭夭在缥缈宗等啊等,等到最后越来越慌,正当她耐不住性子想要重新回缥缈宗时,从上空降下一道红影摔落在地。

  “云憬!”

  夭夭连忙跑过去扶,“你怎么了?”

  容慎闷哼着呕出一口血,面色极为苍白,他偏头后看了眼哑声:“快走。”

  两人的身影前脚在缥缈宗山下消失,后脚就有紫衣身影从后方追来。紫色的衣袖上沾血,桑尤侧颜上金光法纹颤烁面纱上也沾着血,较之前狼狈太多。

  他伤了容慎,同时容慎也没让他好过。

  “主人!”桃听急急忙忙追下山。

  桑尤收回目光,转身冷冷清清望着追来的少女。少女含笑的面容一僵,结结巴巴道:“我、我不是想要杀她,她太不听话了,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教训!”

  桃听所谓的教训,是在暗处出手险些重伤夭夭,幸好被庄星原已身抵挡。

  “主人,桃听知道错了。”桃听感受到桑尤的杀意,紧张的四肢僵硬机械,迟缓跪倒在地。

  她骗了夭夭,桃听根本不是误入归墟海结界的雪域凡人,而是桑尤练就控制的傀儡人。因为她与夭夭的面容存着几分相似,所以桑尤并未将她完全控制,保留了她小部分灿漫活泼的性子。

  如今看来,替代品只能是个替代品。

  桃听与桑尤意识共通,明显感受到桑尤散发出的杀意。

  “主、主人……”她开始慌了,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,哆哆嗦嗦想要挽救,“求主人给桃听一个补救的机会,我可以……”

  桑尤缓慢将手搭在了桃听的头上。

  桃听喉咙被堵,张大嘴巴发出唔唔的声音,瞳眸中的惊恐溢出眼眶,身体变得如石头般僵硬无法移动。

  啪——

  桃听的脑袋突兀从脖子上分离。

  眼睫眨了一下,又眨了一下,桃听满面狰狞大半张脸变了形,流出的鲜血瞬间将泥土湿润染红。

  脑袋虽然掉了,但她的气息修为受控制术还未与桑尤完全断开。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极近,一些低智的爬行精怪嗅着血味追寻来而,贪婪盯着桃听的脑袋看。

  【主人。】

  【主人救我。】

  桑尤缓步从她的脑袋前迈过,任由她的尸身被精怪拖走……

  夭夭带着容慎回了九幽魔宫。

  容慎被桑尤重伤,回宫后就昏睡不醒,夭夭担忧着急紧跟着闭门不出,白离儿得知后主动找来,敲门问:“需要我帮忙看看吗?”

  百年来,白离儿精修医术已在修仙界有了名声,无论是人非人她都能救。

  她对夭夭没有恶意,纯粹是想感谢她能收留他们,担心夭夭不信任她,她都已经想好一肚子说辞宽慰,结果夭夭将门推开,只疲惫说了一句:“有劳了。”

  白离儿怔了片刻,随即笑道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  一番检查过后,白离儿发现容慎确实受了很重的伤,奇怪的是这些伤正以她能感受到的速度,在无医愈合。难道,这就是魔神不死不灭的力量吗?

  “放心吧,他没有事。”

  白离儿安抚道:“他只是太累了,不出半日便会醒来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夭夭脸上终于有了喜色。

  白离儿忍不住摸了摸夭夭的头发,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白离儿没有骗她,身为赫赫有名的医修,她连时辰都估算的不差,说半日就半日,等容慎清醒过来时,身前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。

  皮外伤虽好了,但容慎所受的内伤并非轻易能好,桑尤与他对决时出手狠辣,双方皆想置对方于死地,未留余地。

  “现在感觉如何?”

  “要不要再躺一会儿?”夭夭扒拉开容慎的衣襟,摸着他已经愈合的伤口,仔细又检查了一遍。

  容慎咳了几声,面色苍白长睫颤着,他低声道:“心口还疼。”

  “心口疼?”夭夭很紧张,按了按他的心口问:“是这里疼吗?”

  “你等一下,我去唤白离儿来帮你看看。”她刚要走,就被容慎攥住手腕,稳稳的力道与他虚弱的语气完全不符,他叹息道:“白离儿救不了我。”

  “夭夭,只有你能救。”

  夭夭有些懵,“我?”

  她怎么救?论医术她和白离儿根本没得比,只会一些浅显的治疗术。

  不等将疑问问出,夭夭腕上一沉忍不住前栽,扑入了容慎的怀抱中。容慎用手臂将她圈紧,伏贴在她耳边道:“只需要你抱抱就好。”

  正要挣扎的夭夭:“……”

  “你吓死我了!”根本顾不上生气,夭夭把自己的脸埋入容慎怀中,用手臂圈住他的腰身。

  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夭夭像极了一只抱住大树的小熊。

  容慎弯唇抑住笑,拖着懒洋洋的调子,“再近一些。”

  夭夭索性在他衣服上蹭了两下,将他身前的衣襟蹭开大半,额头抵在了他冰凉凉的胸膛上,“这样?”

  容慎大致满意了,提出新的要求,“抬头。”

  在夭夭抬头的刹那,额间印上冰冰凉凉的吻,夭夭怔了下闭上眼睛,感受着容慎的亲吻,静静享受这片刻的安宁时光。留给他们的时间,已经不多了。

  燕和尘得知容慎醒后,等了片刻才来敲门,他沉声道:“可以谈谈吗?”

  屋内,容慎正搂着夭夭与她亲昵的贴蹭鼻尖,吐出的呼吸很烫,他嗓音撩撩明知故问:“谈什么?”

  燕和尘听后沉默,夭夭则掐了他一把,推开他跑过去开门,“时舒,快进来。”

  在容慎昏睡的时间里,乌云已经覆盖过九幽魔域,朝着更深处蔓延。燕和尘同灵山阁那边联系后得知,暗云已快压至灵山雪域,那里是幻虚大陆的极北,一旦乌云覆盖过归墟海,那整个幻虚大陆都将被桑尤掌控。

  “所以,你们想做什么?”容慎听出燕和尘话中有话。

  燕和尘道:“阻止九玄秘宝归位。”

  天地危机,燕和尘他们作为修仙弟子责无旁贷,自然要担起拯救苍生的责任。这天地不能覆灭,这些本就存在的人也不该消失,所以哪怕是豁出性命,燕和尘他们也要守住这方天地。

  “就凭,你们吗?”容慎出口的声调冷淡。

  他反问道:“桑尤聚齐九玄秘宝已有半神之力,你们拿什么和他争?命吗?”

  “可惜你们的命不值钱,就算抛了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  燕和尘未恼,因为他知道容慎说的是实话。就在这时,月玄子忽然出现在门边,“可以听我说两句吗?”

  其实月玄子是同燕和尘一起过来的,只是迟迟没有进来。站在门外,他听着燕、容两人的对话仰头看着天,沉心想了很多事。

  “如今天下大难,桑尤要毁的不只是人,是所有生灵。”这个所谓的生灵中,自然也包括魔。

  月玄子是想让容慎帮他们,以他的魔神之力,与桑尤对上胜算极大,在桑尤重伤分心之时,他们其余人抢下九玄秘宝只是时间问题,哪怕只能抢下一件,也能阻止这世界的颠覆。

  容慎听后笑了,“是谁说,本尊会跟着毁灭?”

  容慎是神体,就算这个世界被颠覆后重聚,他也依旧是他,不会死不会散,还能在漫长的陆地衍生中,与桑尤争一方天地掌控,甚至能将其反压,坐收渔利成这天地的创世神。

  桑尤的灭世,对容慎不会有半分影响,反倒容慎的存在对桑尤是一种威胁。月玄子听后脸色惨白,他好久才道:“云憬,你……”

 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自私自利的模样。

  自从容慎堕魔,月玄子刻意不与堕魔的容慎去接触,数百年来两人从未交手,所以月玄子对他还藏着几分期翼,总觉得容慎就算堕魔,也不会变成他想象不出的另一幅模样。

  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,他教过他识字教过他仁义道德,虽不如隐月道尊教他的多,但他也没少在他耳边念叨‘生死看淡,苍生为重’。

  那时的容慎乖巧点头,很认真许着誓言,“弟子既入仙派修习了术法,定会肩负应尽的责任,替师门守好苍生大地。”

  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?为什么?

  对上容慎冰冷的眼睛,月玄子忽然惊醒,当时那孩子说的是:替师门好苍生大地。

  替师门……

  如今缥缈宗早已容不下容慎,容慎身为魔界之主,又哪来的什么师门。

  “那夭夭呢?”月玄子心中钝痛,他指向坐在角落发怔的夭夭,“你有没有考虑过她?”

  “你可以不受这天地覆灭的影响,那夭夭该如何是好?”

  容慎随着月玄子的指向偏头,语气不自觉开始柔化,“那日来临时,我有安排。”

  天地被毁,地心莲虽会被影响,但并不会完全毁灭。当初夭夭的二次重生是由地心莲孕育,所以只要地心莲不散,它就能帮夭夭度过这泼天浩劫,容慎也会留在地底陪在她身边。

  容慎早就将两人的出路安排好,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共同活下来的法子。所以为了夭夭,他不可能出手帮忙。

  月玄子惊愣,“你真的……”

  容慎出声打断他的话,“若无事,各位就请回吧。”

  他肯为夭夭收留这群修者,已经是最后的仁慈。

  “……”

  天越来越黑了。

  自这乌云盖过后,天地已经分不出白天与夜晚,始终是一片灰蒙暗沉。

  等月玄子等人走了,容慎点燃桌边烛火,扭头他看到夭夭抱膝坐在角落,还在维持先前的动作不动。他上前蹲到她身边,刮了下她的鼻子问:“发什么呆?”

  夭夭回神,用很清澈的瞳眸问容慎,“你……真的不准备帮忙?”

  容慎没有开玩笑,也不是出自与仙派的恩怨才不肯帮忙,是真的不能帮。

  “我虽是真神之体,可桑尤的修为灵力与天地共通,还有九玄秘宝相助。”

  其实容慎知道夭夭在想什么,他温柔捧起夭夭的面容,与她额头相抵轻喃着,“夭夭,我顾不了这么多人,只能救下你我。”

  容慎对上桑尤的胜算不大,他确实能为那群修者拖回抢夺九玄秘宝的时间,可却无法为自己争取时间。若他真的败了,桑尤的真身之力,能够将他的魂灵打散,甚至碾碎他的魔丹。

  “我可能会死。”容慎吐出的字很轻。

  这是所有人都无法为他承担的后果。

  “我为人的一生皆被这群修者玩弄掌控,他们打着心系苍生的名义毁了慕朝颜,也毁了我,甚至还伤过我。我没有理由的。”

  容慎抱紧夭夭,闭上眼睫道:“我没理由去救他们。”

  也救不了。

  就算他最后拼死相搏真的能为天地争来一线生机,可他又凭什么为了那群修者抛弃夭夭去拼命。对不起他的又何止是那群修仙门派,这天地,亦有不公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夭夭哽咽着说不出完整的话。

  脑海中闪过一张张面容,最后定格在燕和尘寂寥孤寒的背影上,他们可以自私的活下来了,可时舒怎么办呢?

  没有办法的,夭夭没有任何办法,她也知道容慎已经没办法了。

  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,为自己的无能为力,也为自己的茫然无措,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做了。听完容慎的打算后,她感觉自己被人生生撕裂成两半,一半让她不要自私,一半告诉她他们只能如此。

  “夭夭。”她的泪滴落到容慎的手背。

  破碎哽咽的哭声痛苦到极致,容慎捧起她的面容一一吸吮,与她对视片刻,忽然道:“我可以听你的。”

  “什、唔什么?”夭夭强压着抽泣,指甲插入掌心中。

  容慎拉过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,垂下眼睫语气很是无畏:“若你想让我去帮他们,我便去帮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他弯唇笑了笑,对上夭夭湿漉漉的瞳眸,他改口那些无法挽回的后果,不让夭夭有负担承诺着:“我会尽力回来。”

  他不会为了苍生而去救苍生,却愿意为了夭夭试着去拯救这破败的一切。

  夭夭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,周围变得安静的好可怕。

  穿书两世,她修过术法救过人斩杀过妖邪,以拯救容慎的目的而来,总觉得自己离这天地很远,远到没有丝毫能力左右。

  可如今她忽然发现,原来天地离她如此之近,近到只要她一个念想,就能改变。

  只是,她该如何选呢?

  点头,那便是让容慎去救他所厌恶的苍生,而夭夭则有极大的可能失去容慎,永永远远的失去。

  摇头,那便是坐看这天地毁灭万物消散,夭夭所眷恋看重的人皆会消失,但她能和容慎在一起,背负着万千生灵的消散与他在一起。

  夭夭选不出来。

  她打了下容慎的手臂,又一连打了数下,哭着问:“你怎么这么坏。”

  “怎么可以将这个选择权交给我!”

  她选不出来,真的选不出来,甚至在感情的天平中,已经隐隐有了偏向,只是她不敢说。

  “……”

  缥缈宗,无极殿内,星盘散落,一片狼藉。

  隐月白发刺眼,干净的白衣布满一道道血痕,他提着剑站在殿门外,剑尖上的血滴滴答答在地面汇成小滩,全是来源他自己的血。

  也该清醒清醒了。

  隐月仰头看着乌云密压的天空,任由伤口血流不止,“师尊。”

  他低喃道:“您是不是早就料到……我会有今日这劫。”

  世间万物冥冥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今日之祸,皆是在他斩杀慕朝颜后埋下。情劫在破不在斩,他杀了情劫却没斩断其根,任由其疯狂在心底蔓延,到现在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。

  以隐月之力,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些了。

  缓慢闭上眼睛,他感受着乌云威压下的滚滚雷电,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叹息。

  “隐月,你可知错。”苍老低沉的声音出现。

  哐——

  手中的剑应声落在地上,发出阵阵嗡鸣,震惊睁开眼睛,隐月声音发着颤唤:“师尊?”

  “师尊,是您吗?”

  隐月的师尊啸月天尊,自隐月下山历情劫时便隐世不出,数百年无声无息。这些年来,隐月不是没尝试过唤回师尊,一直都未得到回应,到了后来,他已经不敢再去寻啸月天尊。

  只闻声不见人,隐月环视四周皆未寻到啸月天尊,这时,背后的房中出现传出清脆的脆裂声,他推开房门,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枚因果镜,镜面已经开裂出道道纹路。

  “今日之祸,皆由你一念只差造成,你明知为错,为何执迷不悟?”

  啸月天尊在虚空中道:“道尊之身竟入魔道,隐月,这滔天的祸端你有力闯却无力还,你该如何?”

  隐月道尊面色苍白,不顾满地的镜裂碎片,跪倒在地,“师尊,想让弟子如何偿还呢?”

  啸月天尊只一句:“天道无情道心有情,而你,有道却无心,不配为道尊。”

  “你可明白?”

  隐月唇边勾起极浅的笑,不知是嘲笑自己,还是为自己强行冰封数百年的心感到可笑,许久后,他道:“弟子明白了。”

  横落在屋外的长剑散着星星点点的光,剑刃染血,而啸月天尊已经离开。

  “……”

  乌云已经盖过灵山雪域,马上要覆盖归墟海的尽头。

  九玄秘宝已有五件归位,亮出冲天七彩的光。

  “该怎么办,我们究竟该怎么办?!难道就眼看着这天地毁于一旦吗?”

  “天地的希望怎么可能会寄托在一只魔的身上,一定还有别的办法,师叔,咱们快想想办法吧!”九幽魔宫内,众修仙者在着急的徘徊。

  容慎不肯帮忙,那他们便失去了最大的获胜希望,燕和尘立在窗边看着即将亮出第六道彩光的西南方向,沉默了片刻道:“缥缈宗曾对不起他,容慎恨透了我们,他为魔,会坐视不管并没有错。”

  有弟子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师叔你在说什么?!你怎么会为一只魔说话!”

  “缥缈宗对不起他,那他便来寻我们的仇,为何要搭上苍生大地,依我看他既然不肯帮我们,那我们只能威逼利诱。”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那人想了想,“他身边那位叫夭夭的……”

  燕和尘听到‘夭夭’二字眼皮子一跳,不等他发怒打断他的话,一旁的月玄子先一步拍桌怒道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  “谁要敢打夭夭的主意,别怪老道不客气!”

  燕和尘没想到月玄子会帮他,愣了下看过去,“师叔。”

  月玄子摆了摆手,经此一劫,他那张娃娃脸依旧,然而乌黑的发中多了几缕白。人越老越容易感情用事,到了如今这一步,月玄子心力交瘁已经失了方向,刚刚那名弟子的提议,其实是说出了他的想法。

  “老头子不管了,管不了了。”月玄子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自己,掩盖自己卑劣的心虚。他道:“时舒,到了如今这步,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。”

  燕和尘握紧手中的剑,“既然无路可走,那就一战到底。”

  容慎不帮他们,他们就只能靠自己。如今放眼修仙界,燕和尘修为已过道尊,虽无法与拥有天道之力的桑尤抗衡,但却是修仙界修为最高者。

  现在,也只能由燕和尘来接替容慎的位置,试图阻拦桑尤的大局。

  就算要死,身为修仙弟子他们也只能为保护苍生而死。燕和尘拔出手中的焱阳剑,环视周围的弟子问道:“大家可愿与我一起?”

  众人眼眶发红,都跟着附和道:“缥缈宗弟子,愿誓死追随燕掌执!”

  不只是缥缈宗,燕和尘也已经与其他散落在各处的仙门联络,他们会兵分两路,一路去阻拦九玄秘宝归位,一路重上缥缈宗与桑尤决一死战。

  在临走前,燕和尘去找了夭夭。

  寒冷的风吹入,在乌云笼罩的上空,九幽魔界上罩着一层暗红色的结界,这是容慎对魔界最后的保护,只要有这层结界在,乌云中蕴含的蛊惑之力就无法蛊惑这群妖魔,免他们向外面那些凡人被吸食魂魄。

  站在高高的阁楼上,夭夭与燕和尘肩并肩望着暗色天际,许久无言各怀心事。

  后来燕和尘主动道:“我走后,你多保重。”

  夭夭不知道他们的打算。愣了下问:“你要走?”

  燕和尘此次来,不是来劝说夭夭帮他们的,相反,他知晓夭夭的纠结,特意来此为她解开心结。

  “容慎是魔,他与这天地的仇怨不解,确实没有帮我们的必要,直白点说,苍生大地的生死触不到他头上,所以与他何干?”

  燕和尘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他扭头去看夭夭,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道:“夭夭,人都是自私的,你不需要有什么负担。”

  而燕和尘作为修者最后的自私,是守不住天地但能守住心中最重要的人。从私人情感,他希望容慎可以不管天地死活,带着夭夭躲开这场劫难。

  “所以你看,我也是自私的。”

  夭夭眸色闪烁摇着头,想要说什么又被燕和尘拦住。

  “既然有活下去的希望,只有傻子才会放弃,夭夭你说对吧?”

  这样说着,燕和尘故作很轻松笑了起来“我若是你啊,面临生死危机有了活下去的希望,只会高兴的大吃大喝,绝不会哭丧着脸纠结是活着呢,还是与其他人一起死。”

  有什么好纠结的呢?若心系天地,那便与它同生共死,若只心系一人便画地为牢视为天地,那这天地的覆灭与重建皆只是一个重活过程。

  “这样来想,这个选择是不是很简单?”燕和尘解开了她的心结。

  夭夭心头豁然开朗大半,只是心中的闷痛持续不散,甚至有越来越重的趋势。

  燕和尘没留给她太多时间,最后轻轻拥抱住夭夭道:“好了,我要走了。”

  “若我当真躲不过这场劫,记得以后为我报仇。”这天地的掌控者宁可是有夭夭管着的容慎,也绝不能在桑尤之手。

  风过,吹散一地孤冷,夭夭眼看着燕和尘离开,不能拦也不能去追。

  蹲下身环抱住自己,其实她明白,燕和尘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。

  在感情的偏向上,她终究是偏给了容慎,她不想让容慎死,不想强迫容慎去救他厌恶的天地,若她强迫他那样做甚至是赔上了一条命,她同样是将自己的自私加在了他身上。

  正如燕和尘话中想表达的意思,夭夭所喜欢的从来不是这个世界,而是这个世界所存在的容慎。没了容慎,这里只是一本冷冰冰的书中世界,毫无感情可言。

  所以,这世界的生死与她何干?

  【只是,你真的这般想吗?】在夭夭下定决心同容慎隐世的时候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  那人低叹道:【你当真要用万千生灵的覆灭,换取你与他的长久?】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