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137章 黑化137% 云憬,我要回家了。

第137章 黑化137% 云憬,我要回家了。

  “……”

  隐月道尊来了九幽都。

  他孤身闯入满是大妖大魔的魔宫,用术法化为一片霜花为夭夭引路,竟未曾让容慎察觉。

  避开妖魔的盯梢,霜花飘飘在一处废弃荒园消失,夭夭警惕的在环视四周,并未看到隐月道尊的身影。

  咔嚓。

  荒园四周皆是怪异枯树,夭夭耳力灵敏,在察觉到身后有动静传来时,迅速转身回劈,被一道幽蓝术法拦回。

  隐月道尊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,白袍不染尘埃,他用幽冷的瞳眸注视着夭夭,单手负于身后并未将夭夭的攻击放在眼里,先一步撤术道:“还敢用术法攻击,是觉得自己死的太慢?”

  ……他竟知道她的身体情况。

  夭夭先是一愣,随即想到自己的魂灵是靠隐月的修为聚拢,他会知晓也不奇怪。

  “道尊来此是?”夭夭还存着几分提防。

  隐月一眼看穿,他并未回答夭夭的话,而是反问:“你想将补魂草的真相告知容慎?”

  夭夭毫不犹豫点了头,带着些怒气道:“为何不说?”

  仙派中也多有败类,既然他们敢借补魂草设圈套引起两界争斗,就该做好真相被拆穿的准备。

  夭夭又何其无辜?

  她魂裂苦撑多日,为的就是能与容慎相依相守,可现在她成了什么?她成了仙派引发战争的牺牲品,若他们不以补魂草做诱饵,夭夭或许还能多活几日。

  “我的命就不是命吗?”

  夭夭抬起自己沾染鼻血的袖子,有些激动道:“云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你们这样对待,他平息了两界争斗难道还不够吗?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放过我们!”

  隐月冷冰冰站在原地,任由夭夭一通发泄,他轻吐出几个字:“你不能说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夭夭心里压抑的厉害。

  因为先前被容慎瞒过,所以她受过了被瞒的苦知这样有多痛,不愿隐瞒自己的身体情况。

  “我快要死了啊。”隐月根本就不知夭夭现在有多崩溃。

  从大喜到大悲,若不是隐月的突然出现,夭夭已经扑入容慎怀中紧紧抱住他,抱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。有时候善意的欺骗只会让在意的人更加痛苦,夭夭不愿意如此。

  “若道尊来此只是为了此事,道尊还是请回吧。”夭夭没这么强大,她做不到自己快死了,还要笑着对容慎说自己万事安好。

  其实就算她不说,容慎也已经猜到了补魂草的蹊跷。

  转身,夭夭正要离去,一道看不到的光墙将夭夭弹回,“道尊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夭夭敢独自来此,是知道隐月不会大费周章为了她闯入魔宫,他不敢在此有大动作。

  隐月确实不是为了夭夭来此,他立于原地不动,只是轻飘飘说了句:“你想让容慎死吗?”

  夭夭一愣。

  隐月道:“本尊来此,不是为了补魂草一事,而是为了救一个人。”

  目前,最需要救命的人是夭夭,可隐月却说:“本尊要救的人不是你,是容慎。”

  补魂本就是逆天之为,夭夭服用了太多补魂草,魂灵即将分崩破碎,已经救不回来了。夭夭可以死,但可怕的是她死后带来的影响,隐月冷冰冰道:“你若想让容慎死,大可将这些全都告知容慎。”

  夭夭身体僵直没有听懂,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  隐月给了夭夭一面镜子。

  是正面因果镜。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再一次穿入镜内了。

  镜内是一片血色天空,群魔乱舞万鬼哀鸣,焦灼的土地上堆满尸体,这里是夭夭死后的未来。

  镜内,夭夭将自己的死因告知了容慎,容慎平静接受,两人很快举办了大婚。

  在成婚当日,夭夭穿着漂亮的婚服死在了容慎怀中,她死时浑身染血,将殷红的喜服染得沉重暗红,容慎抱着她的尸体平静的过分,一滴血泪悄无声息落在地面,抬眸间,他露出的却是完整的魔神之印。

  夭夭的死,竟直接导致了容慎觉醒魔神血脉!

  夭夭看的心凉,更让她心凉的,是容慎提剑灭了太清十三宫之后。

  妖魔界的内斗背叛,众仙门的联合攻占,容慎腹背受敌遍体鳞伤,再加上他魔神血脉初初觉醒后的不稳定,最后被出世的啸月天尊打散神魂。

  “你可知错?”镜中,啸月天尊在容慎消散前,如是问。

  容慎跪倒在地,血色红衣荡漾在血泊中,他颤着肩膀低低笑个不停,脖颈间的伤口深可见骨,体内被钉了数枚锁魔钉。

  他像是感觉不到疼般抬头,仰头看着虚空的金光尊神吐出白雾,嗓音很轻的反问:“本尊何错之有?”

  他没有错,错的是这群虚伪的修仙人。

  “他们杀了夭夭。”

  “他们该死。”他们都该去给他的夭夭陪葬。

  容慎至死都不肯认错,蔑视着啸月天尊阴戾起誓:“只要本尊还能复生,总有一日要颠覆幻虚大陆,杀光你们所有人。”

  他要让幻虚大陆开满陀藤引花,让数以千万的人永坠地狱,不得安宁。

  “就算是这样,你也要告知容慎真相吗?”镜中的最后,是啸月天尊将容慎的魔丹放于莲火之内,受万世烧灼化为乌有。

  啸月天尊不可能给他复生的机会,容慎因夭夭祸世,天尊便让他消散于莲火之中,化为乌有消散的干干净净。

  从镜中出来,夭夭脱力跌坐在地,镜中还在延续着莲火焚烧的画面,容慎的魔丹因火焰烧成一条条裂缝,里面困着的是容慎最后一口魔息。

  消散于莲火,那他该是有多疼。

  夭夭沉浸在镜中的未来,泪水大颗大颗掉落无法控制,魂裂与心脏的疼痛传遍四肢百骸,痛到无法喘息。

  “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夭夭妥协了,她做不到让容慎陪她走向灭亡。

  “很简单。”隐月收回因果镜,蹲身在夭夭面前,一字一句说道:“在你未死前,离开容慎。”

  以容慎的聪明,不会猜不到补魂草是仙派的阴谋,但他定猜不到补魂草会要了夭夭的命,隐月道尊不需要夭夭隐瞒太多,他只要夭夭隐瞒下自己要死的消息。

  只要他不知道夭夭会死,那幻虚大陆就能避免一场泼天浩劫。

  夭夭又开始流鼻血了。

  已经分不清是魂裂在痛还是心在痛,她胡乱擦去鼻上的血,忽然笑出了声。

  摇了几下头,她又笑出了眼泪,“说白了,你的意思是让我就算要死,也要死远一些对不对?”

  隐月道尊眸色微变,缓慢站起身体,他冷淡的语气终于稍显柔和,“我已经为你寻好去处,等你处理好,便让燕和尘接你过去。”

  看来都已经为她找好坟头了。

  夭夭已经懒得再计较这些,垂下眼睫没有回应。

  就算她不说话,隐月也知她会答应,微微侧颜,他望着远处道:“容慎在找你。”

  他必须要离开了。

  在隐月离开之时,夭夭问:“我还有多久时间?”

  “不服补魂草,七窍流血五日内亡,继续服用补魂草,十日后魂裂破碎而亡。”

  一个是活得短些死的痛苦,另一个是多活几日死的更加痛苦,可夭夭没得选择,为了让容慎看不出问题,她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。

  “原来还有这么久。”十日,夭夭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隔绝外界的光墙撤离,隐月消失在原地化为一片霜花,当他离开九幽都时,他残留在魔宫的意识听到夭夭轻喃了声:“足够我看一场大婚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最近吃了太多易上火的东西,近来总是流鼻血。

  容慎看着她服用了两日的驱火药,才让她流鼻血的情况得到好转。上火的情况一好,她就嘴馋偷偷吃了一大盆辣肉,容慎找到她时,小小的一团缩在后厨缝隙里,略显慌乱的抬眸看向容慎,弱弱问了句:“你要来一块吗?”

  容慎将她拽出来,想打下不了手,想骂又怕她哭,最后他只能将人狠狠按在榻上一通啃咬,夭夭喊着疼,容慎略微停下动作问:“疼能让你少吃些吗?”

  夭夭说不能,于是容慎就发狠的想,他让她疼死算了。

  原本,两人的大婚是在半月后,夭夭软磨硬泡非要让容慎提前,于是就定在了三日后。

  容慎道:“我还未寻到你想要的对戒。”

  夭夭亲了亲他的脸颊满不在意,“我早就不想要对戒了,我现在只想要你。”

  吃多了补魂草,夭夭强壮如一头小牛,施着灵力把容慎往后推,轻轻松松将毫无防备的小白花按在榻上。

  现在容慎早就不能称为小白花了,可夭夭就喜欢这样唤他,偶尔一声容小花唤出,容慎听多了抬眸扫她一眼,终于问出多年来的疑惑:“你为何总唤我小白花?”

  夭夭噗嗤笑出声倒在容慎怀里,笑够了,她捧着他的脸仔仔细细描绘了一遍,“不像吗?”

  “嗯?”容慎被她摸的面容发痒,心思飘忽。

  夭夭又戳了戳他额间的魔印,“你长得就像一朵小白花呀,白白软软干干净净,让人见了想要捧在手心呵护。”

  “可惜,现在你不是了。”

  容慎搂住夭夭的腰身,“那我现在是什么?”

  “唔……”夭夭想,“小黄花吧,或者小红花也行。”

  魔最喜红黑,所以容慎能够理解夭夭唤他小红花,但他不解为何还有个小黄花。

  “你真的不知道吗?”夭夭将脸贴在了容慎脸上。

  轻轻蹭了几下,她伸手去拽容慎的衣服,在他脖子上咬了口牙印一脸的神秘,“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  容慎按住夭夭乱动的手,顶着满脸的口水印子,聪明的他很快了解黄花的含义,微微眯眸,他被气到了反而笑,“不觉得你自己才更像小黄花吗?”

  夭夭扣在容慎玉扣上的手被拦住,夭夭挣扎,容慎施力,两人好一阵拉扯,容慎被她折腾的呼吸错乱,无奈道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要你。”夭夭想让自己乐观些。

  既然死都要死了,她总不能死前还要这么克制自己吧。

  容慎想也不想拒绝,“等到大婚那日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夭夭就用爪爪按住他的唇瓣,晶亮圆润的瞳眸带着几分羞恼,凶巴巴喊着他的名字,“你是不是不行?”

  “你是不是真的不行?”

  容慎面无表情将她从身上扯下,在他起身时,夭夭噗通又跳到他的背上搂住他的脖子,故作惊讶道:“啊,你不会是想骗婚吧?”

  “你不行,你怕我婚前发现不敢嫁给你,所以你想拖到婚后……”

  夭夭平日太乖对容慎太顺从了,所以容慎从不知道,夭夭想要气人时,真的能将人气出内伤。

  夭夭趴在他耳边还在絮絮叨叨;“天呐,我的云憬哥哥好可怜,我就说重欲的魔怎么会对本神兽毫无性趣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”

  “哥哥你不行就直说嘛,夭夭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
  容慎受够了。

  他把那只小兽崽子从身上扯了下来。

  把小崽崽扔到了案板上。

  然后扒皮、按压,捏红了崽崽白白软软的毛皮,小兽好可怜呜呜叫着,爪爪乱拍被人抓到唇边咬了一口,深红的玫瑰印记点缀在皮毛上最为美味,红白相衬美的惊心动魄。

  “现在,行不行?”荤后的大魔头瞳眸幽红泛着春意,将累瘫的小兽搂入怀中安抚。

  美味的大餐过去,他餍足的不时再轻啄几下,夭夭蹭了蹭容慎光滑的皮肤,额头磕到他精致的锁骨上不肯起来,昏昏欲睡浑身毛毛湿透,软软乎乎带着最后的倔强,“还行吧。”

  容慎帮小兽梳毛毛的手指一僵,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。

  看来刚刚她挥着小爪爪可怜兮兮哭着求饶时,他就不该仁慈停下,“倒是我温柔过了。”

  夭夭轻哼一声,搂着容慎陷入沉沉睡眠。

  ……

  这一夜过后,距离大婚只有两日了。

  距离夭夭的十日期限还有三日。

  夭夭醒来后浑身酸痛,满身的玫瑰花印子染满容慎的气息,这特殊的感觉塞满夭夭的心房变得沉甸甸的,如果她没有流鼻血的话,这将是场很美的回忆。

  麻木将补魂草塞入口中,夭夭擦干净脸上的鼻血洗了把脸,趁着容慎不在擦涂了些胭脂。

  容慎之所以肯提前大婚,不仅是因为夭夭的恳求,也因为仙门众派近来齐聚一处,隐隐剑指九幽魔界。提前大婚,是为了避免战乱拖延了大婚,容慎已经没耐心等下去了。

  摄魔镜中的未来可看可改,因为看过了未来的惨状,所以夭夭挑选了一套截然不同的喜服,换在身上爱不释手,等容慎回房也不肯脱。

  “好看吗?”夭夭穿着喜服在容慎面前一圈圈的转。

  容慎也试穿了自己的喜服,红衣衬的他肤白貌美漂亮的勾人,轻抬眼睫看着夭夭,他道:“好看。”

  夭夭笑得很开心,亲了亲容慎眉心的魔印道:“云憬今日也很好看。”

  容慎看的出夭夭即将成婚的喜悦,但总觉得她近来活泼的有些过头,期间他多次为夭夭查探身体,然而看到的都是夭夭即将复原的魂灵。

  夭夭很健康,甚至都有了推倒他的力气。

  容慎问:“补魂草可有让你不适?”

  “当然有。”夭夭能感受到容慎盯在她脸上的视线,不敢露出一丝慌乱破绽,她状似撒娇道:“补魂草真的好苦好涩,我每次吃它时都怀疑自己是只兔子。”

  容慎被她逗笑了,并未看出夭夭的不对劲,他正要再询问几句,夭夭忽然插话;“后日的大婚,咱们不请时舒他们了好不好?”

  “为何?”

  夭夭认真道:“如今仙魔两路紧张,我虽然很想让时舒来,但我怕……”

  “怕会引起不必要的争端。”

  容慎轻敲了几下桌子思索,很快应下道:“听你的。”

  魔都是很强势霸道的物种,他们天生喜欢掌控万物,也包括自己喜欢的人或物。容慎为了夭夭,克制着魔性给足她想要的一切,夭夭自然将这些看在眼里,所以她笑弯了眼睫道;“夭夭最喜欢云憬了。”

  夭夭最喜欢云憬了。

  大婚那日,容慎穿着华贵的喜服站在高台上,耳边回荡着夭夭这句告白,却始终没等到他的新娘。

  魔宫的人翻遍了寝宫等周围的地方,皆未找到夭夭的踪迹,容慎精致谋划的大婚成了一场笑话,他穿着烈烈红衣行走在魔宫中,在宫中偏僻的荒园找到了他的新娘。

  夭夭睡着了。

  她穿着漂亮的喜服躲藏在枯枝中,将自己蜷缩成球睡得香甜,好似完全忘了大婚一事。

  吉时过,群魔散场妖鬼退,奢华的大殿空留一地清冷。

  容慎将夭夭抱起,两人殷红的喜服纠缠在一起,夭夭迷蒙睁开眼睛,打着哈欠很是疑惑:“天怎么黑了?”

  “我是不是睡过吉时了?”

  容慎嗓音如常,“没关系。”

  “若你想,我们现在回去成婚也可以。”

  容慎低眸看向夭夭,从她澄澈的眸中看到些许的慌乱,很勉强笑了两下,夭夭小声道: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  “吉时过了再成婚就不吉利了,这样咱们无法长长久久在一起。”

  容慎轻扯唇角笑了笑,“都听你的。”

  你若不想成婚,那就不成了。

  魔宫中再也无人敢吹喜乐,本该是热热闹闹的一天,因为新娘的缺席,众人战战兢兢不敢说话,生怕惹魔主不快。

  容慎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夭夭抱回了寝宫,夭夭轻快晃了晃双脚,在到房时却不肯从容慎怀中下来,盯着他的眼睛问:“你不生气吗?”

  容慎说他不生气。

  夭夭咦了一声:“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?”

  轻撩容慎乌黑的发,夭夭伏在他耳边小声说着:“其实我没有睡过头,我是故意躲着不想让你们找到。”

  容慎为她装饰的宫殿真好看啊。

  长长的红毯铺路,高台上红衣无双的男人衣摆晃动,夭夭白日在暗处盯着他看了许久。

  “我想了想,还是觉得我们就这样成婚太草率了,我觉得咱们还是得从长计议。”夭夭随口说着。

  容慎望着她看了许久,“那等你什么时候想嫁了,我再娶你。”

  夭夭没回应,反而打岔问:“你饿了吗?”

  “我已经饿得能吞三头猪了。”

  容慎:“我去让他们给你做吃食。”

  夭夭眉眼多了抹不耐,“那你快去吧,我去把这喜服换下来,又沉又大,好烦啊。”

  容慎的喜服袖子轻轻扫过夭夭的手背,沉默的推门离开。

  等房中只剩了她一人,夭夭停下脱衣的动作,低下头握紧衣料道:“都成魔了,脾气怎么还这么好。”

  容慎你还看不出来吗?我在欺负你。

  要比先前伤害过你的白梨还要过分。

  但凡容慎肯对夭夭发一通脾气,夭夭后面的戏都很容易顺下,可是没有,之后无论夭夭提多么过分的要求,容慎宠辱不惊都待她极好。

  这一晚,夭夭要求和容慎分房睡,以双方冷静为由,把他赶去了隔壁房间。

  留给夭夭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  在容慎走后,夭夭倚窗枯坐到天亮,感受到魂灵裂缝的扩大,她匆匆又往口中塞了一棵补魂草。

  ……今日她必须要离开了。

  这次魂裂的速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快,夭夭担心自己活不过明日。

  魂裂缓慢修复,但夭夭骨头里泛出来的疼并没有停止,她疼的意识模糊攥紧手指,冰凉许久的身体忽然被温暖包裹,夭夭从昏沉中惊醒,发现是容慎回了房间。

  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被温暖的披衣包裹,夭夭冰凉的身体只恢复了片刻温暖。

  容慎想将夭夭从窗台上抱下来,却被夭夭拍手推开,容慎的手背被她打红,只能停下动作静静凝视着她,“外面风凉,别再窗台睡。”

  夭夭烦躁的挥开容慎裹上的披衣,“我想在哪里睡就在哪里睡!”

  她好疼,为什么魂裂的疼痛越来越严重。

  夭夭快要疼哭了,她不是不想从窗台上下来,而是她现在没多少力气。

  容慎还穿着昨日大婚的喜服,见夭夭坐在窗边久久不肯动,只能略微用强将她从窗台上抱下。

  夭夭的体力恢复一些,她开始挣扎大叫去挠容慎的脸,从他怀中跳下来厌恶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碰我!”

  容慎被迫放开她,苍白的容颜被抓出绯红的抓痕,他面色很淡立在原地,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我怎么了。”

  夭夭开始在房中来回踱步,“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?我怎么了你看不出来吗?”

  “容慎,你非要让我把话说这么明白吗?”

  夭夭克制住即将涌出的泪水,“我后悔了,我不想嫁给你了。直到大婚那日,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么喜欢你,或者说我喜欢的还是先前的你。”

  夭夭把话说的极狠,“只要一想到婚后我每日都要对着一只魔叫夫君,我心里就发颤害怕。我不喜欢你管着我不喜欢你的红眼睛,更讨厌九幽魔界讨厌他们唤你魔主。”

  “容慎,我还是过不了心里的坎,我很抱歉。”

  夭夭将一通话说的很明白,因为心虚,因为说的是假话,所以她不敢去看容慎的眼睛。

  容慎黝黑的瞳眸闪烁不定,轻闭了几下才压下魔性,他声音尽量保持稳定,“夭夭。”

  他唤着她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,再把你刚刚的话重复一遍。”

  ……这实在太残忍了,夭夭做不到。

  所以她发狂挥下满桌子的东西,哭出声开始崩溃,“容云憬你放过我好不好!”

  “我装不下去了,真的装不下去了,我真的做不到嫁你受够了和你在一起,如今仙派马上要攻过来了,你放我离开好不好?”

  “云憬我求求你了,你放我走吧。”

  夭夭的哭声破碎呜咽,是真真正正的伤心。

  容慎的喘息变得极为困难,他压下的血眸又渐渐浮现,随之而来的是眉心难以忍受的刺痛。

  低低的嗓音变得沙哑压抑,他凝视着蹲在桌边哭泣的姑娘,“你就……这么讨厌我吗?”

  夭夭哽咽着回道:“我想要以前的云憬,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。”

  容慎没办法还给她啊。

  若是可以,他倒是想将自己的心掏给夭夭看一看,就算容慎不再是以前的云憬,可他爱夭夭的心从未变过。

  “你把云憬还给我。”

  “不然就放过我吧,求你了。”

  一刀又一刀扎入容慎的身体,容慎闭上眼睫,“离开我,你想去哪里呢?”

  夭夭的手指抠入掌心,“我已经寻好了去处,从此以后我会远离你们仙魔的纷争,安安稳稳过我的日子,不希望你们来打扰我。”

  “你的魂裂已经愈合?”

  “多谢你的补魂草,早在前几日就已经好了,你若不信,咱们可以打一架试试。”

  容慎轻轻笑出声:“你打不过我。”

  “可若你不肯放我走,就算是打不过也得打。”

  “容慎,你还是喜欢我的吧?你一定舍不得我受伤,可我不爱你的,不爱,只要你敢拦我,我绝不会留手。”

  一句不爱抵的过那日莲火焚手之痛,抵得过混月道人废他修为鞭打他百鞭之痛,更抵得过困魔渊无数个绝望的日日夜夜。

  不爱二字,真的快将他杀死了。

  容慎缓步走到夭夭面前,他俯身望着环膝哭泣的少女,嗓音很轻:“真的不肯留在我身边吗?”

  夭夭哭的满脸是泪,“求你了,放我走好不好。”

  容慎去抬她的脸颊,阴郁的眸沉沉泼墨倒映出夭夭的面容,他温柔帮她擦去眼泪,“若我……不肯放呢?”

  这已经是最坏结果了。

  夭夭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麻木,耳边传出咔嚓咔嚓的破碎声。

  根本撑不到十日,她现在已经到了极限。

  绝不能让容慎看出问题,夭夭发了狠抽出雪神女的剑,以极快的速度刺了容慎一剑。

  长剑入体抽走的又毫不留情,滚烫的热血洒在了夭夭的手腕,她推开容慎站起身,哭哑的声音冷幽幽带着厌恶,她用生硬的语气唤着他的名字:“容慎,别逼我恨你。”

  “恨?”容慎毫无防备被夭夭刺了一剑,跄踉着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血浸湿喜服并不明显,他压抑的眸色终究变为血色,殷红的薄唇忍不住弯起,他按压着眉心发着笑,“爱都没了,若你对我有恨,也未尝不可。”

  至少,他在她心里还有一席之地。

  “你走罢。”容慎的眉心越来越疼,暴戾的情绪无法压抑,他担心自己会伤到夭夭。

  夭夭红着眼眶站起身,试探着走了几步,她不放心的回头,刚好与容慎幽幽凉透的血瞳对上。

  心跳露了一拍,夭夭觉得让容慎从此恨上自己也挺好,等他厌恶她了,也就不会在得知她死后,疯狂的为她血洗仙门复仇。

  夭夭只想让容慎能好好活下来,所以她离开时又加了一句: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就是在蕴灵镇跳入你的怀中。”

  “早知你是魔,我就不该爱上你。”

  魔,她就这般厌恶魔吗?

  当初究竟是谁说,无论他是魔是人都会爱。她骗了他?

  容慎心中杀戾翻涌,掀起长睫看向门边的背影,他眉心的魔印殷红染血,“是吗?”

  他一字一句还击夭夭,“那你最好躲远了,今后再也不要遇到我。”

  不要让我后悔那年停落在燕府,不要让我后悔救下了一只小兽,更不要后悔在云山三重秘境中,他毅然决绝选择与她赴死,在雪地中将它抱起。

  “我若后悔了。”

  “我会杀了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走了,她离开了魔宫。

  在她走后,容慎魔气翻涌震碎了寝宫中的全部东西,呕出一口血险些昏厥。

  他不信。

  还是不信夭夭会抛弃他。

  容慎强行压下颤栗的魔性,等平复了情绪才去追走远的夭夭。

  燕和尘进不了魔宫,同白离儿一直守在九幽都的结界入口,夭夭强撑到结界边缘,跪倒在地大汗淋漓,燕和尘见状连忙上前搀扶,“还撑得住吗?”

  夭夭大喘着气已经说不出话,耳边咔嚓咔嚓的碎裂声越来越大,她有些听不清燕和尘的话。

  白离儿着急上前为她诊脉,试探着帮她输送灵力,她脸色惨白快要急哭了,“来不及了。”

  白离儿哽咽着道:“断魂草在腐蚀她的生命力。”

  她救不回来了。

  “快……”夭夭许久才低弱出声,魂灵裂缝越来越大,她吃力道:“快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燕和尘搂住夭夭的肩膀,不等将人抱起,一柄魔煞长剑将他硬生生逼退,白离儿尖叫一声被迫远离,刹那间她刚刚站的位置现出一团魔气,落地化为容慎的模样。

  夭夭倒入了容慎的怀抱,想挣扎却没了力气。

  容慎千想万想,从未想过他追出来看到的是这副场景,夭夭也没想到容慎还会追来,先前的演戏功亏一篑,她努力出声喉咙却腥甜冒血,只能就睁着泪眸望着他。

  “这就是,你想离开我的理由?”容慎探测着夭夭的身体,发现她的魂灵在一片片崩碎。

  看到夭夭即将死亡,容慎表现的太平静了,他的这种平静让夭夭想到了她在镜中看到的未来,无尽杀戮出现在夭夭面前,她仿佛又看到了跪倒在地颤笑着的容慎,满眼的绝望寂寥。

  她不能,不能让容慎因她走向毁灭。

  所以她去抓容慎的衣袖,吃力的想要凑到他耳边说话。

  容慎垂下面容低首,他搂紧夭夭,听到她断断续续说着:“我……没有……骗你。”

  “我真的,真的从未爱过你。”

  “容慎,我啊,一直在利用你。”

  容慎眉心的魔印闪烁不停,他很轻应着,像是平日哄着生气的小兽,嗓音低低的很温柔,“你利用了我什么?”

  夭夭快要撑不住了,魂裂裂缝无限扩大,疼的夭夭浑身发颤一时失声。

  容慎搂住她帮她顺气,听到呜咽哭着的夭夭对他说:“利用你……回家。”

  她终是没有陪他走到最后。

  夭夭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死,能不能回到现实世界。

  “小白花。”夭夭喊着最初这个名字,缓慢闭上眼睫喃声: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  回家?

  她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家吗?

  “我不准。”容慎不准夭夭回家,却无法阻挡魂灵裂缝的扩大。

  一滴滚烫的血泪砸到夭夭脸颊,却无法将睡着的姑娘唤醒,在魂灵裂缝彻底破碎前,容慎用尖利的手指掏出了夭夭的心脏灵丹。

  啪——

  如同玻璃碎裂,夭夭的魂灵碎成千万片消散。

  容慎眼睁睁看着怀中的姑娘消散,两行蜿蜒血泪留在他的脸颊,夭夭用残存的最后一口气,对容慎说的还是,“你就当我,从未来过这个世界。”

  “当你,从未来过?”容慎轻念出这几个字,从脖间隐现的金红纹路爬上眼尾,以极快的速度与魔印交汇。

  血红魔印开出妖冶花腾,容慎披散在身后的发变长垂落在地面,周围卷起狂风天色无端暗下,现出一轮血红色的圆月。

  在群魔万鬼的嘶吼声中,容慎就这么静静跪坐在地面,血红的衣袍披散在地面散出水纹,他眼尾氤着殷红血泪不断,长睫遮掩暗红色的瞳眸,唇边缓慢荡出一抹笑。

  偏移的书中剧情一点点接回正轨,容慎最终还是觉醒了魔神血脉,他还在重复那句:“当你,没来过吗?”

  他们经历过的种种都可以当过没有发生吗?

  修长的指尾还沾染着夭夭心口的血,容慎手腕上戴着夭夭曾送过的晶石手链,握紧掌心中的灵丹,他轻声回:“本尊定会将你找回来。”

  他在哪里,哪里才是她的家。

  缓慢站起身,容慎的影子中睁开一双血眼。

  -----------------卷四,完。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