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118章 黑化118% 依旧种田温馨的一章~

第118章 黑化118% 依旧种田温馨的一章~

  “……”

  夭夭的田园生活过得很愉快。

  弄好了菜田与花棚,两人又在另一侧挖了池塘养鱼,在里面放了不少鱼苗和荷花。这小破屋看着不大,等收拾修整过后,竹屋算上走廊与院子,夭夭与容慎两人住足够了,还有空余的两间客房。

  “这一间可以留给时舒住。”夭夭将剩余两间客房也收拾了出来。

  竹屋前还有一处木廊,每当夭夭走过就咯吱作响,于是夭夭在长廊上铺了绒毛软毯,长长的一条横到房门,这样夭夭可以赤着脚踩在上面。

  容慎发现的时候,夭夭正踩着木栏杆挂幕帘,本就是一破旧的木头长廊,经她这么一收拾模样大变,有些无极殿的金贵感。

  “好看吗?”看到容慎,夭夭招了招手唤他过来看。

  这幕帘是夭夭亲自挑选,薄薄的金纱上坠着小珍珠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只风铃,随着微风叮当作响。

  容慎脚踩在软软的绒毯上,顿了片刻,他问;“下雨了怎么办?”

  “啊?”夭夭有些懵。

  容慎道:“小雨还可,这木廊防不住大雨,恐会有积水。”

  等到雨水一冲进来,再厚的地毯也会湿透。试问,又有谁家会在长廊上铺地毯呢?

  夭夭人傻了,辛辛苦苦一上午的努力付诸东流,一想到绒毯湿哒哒泡在雨中的样子,夭夭身体发软站立不住,直直朝后栽去。

  “小心。”容慎扶个正着。

  见夭夭软趴趴没了生气,他好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夭夭靠在容慎肩膀上,被他抱离木栏踩在绒毯上,她将全身重力往容慎身上压,搂住他的脖子呜呜着,“你为什么不早提醒我。”

  她也没问他啊。

  容慎摸了摸她的脑袋,好脾气认下,“是我的错,下次不会了。”

  夭夭在他肩膀上拱了拱,认命道:“那你陪我把它卷起来吧,我一个人弄还挺累的。”

  “不用弄了。”容慎稍微用力直接将夭夭抱入臂弯,在夭夭疑惑的目光下,容慎抱着她往厅堂走,“就这样挺好,若是下雨被浸湿了,咱们等雨停换新的。”

  夭夭先是一愣,像是吃了口糖般心里甜滋滋的,“可这绒毯很贵。”

  “不贵。”容慎甚至都没问夭夭花了多少钱,眼皮都不抬道:“只要你喜欢,再贵的东西也帮你买回来。”

  现在最重要的是,吃饭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容慎还是不食五谷,他每日只准备夭夭的三餐,夭夭食量大,给她一人做饭,相当于做了三人份的量。

  一开始,容慎做出来的饭菜并不好吃,但夭夭很给面子吃了不少,第二次还主动帮他打下手。容慎心细又聪慧,一般他想做成什么事就必须做成,于是他买了本食谱认真钻研,只用了几日就练出好厨艺。

  当然,也浪费了不少食材。

  如今不需要夭夭帮忙,容慎一人足揽后厨大权,每天变着花样儿给夭夭做饭。

  有了菜田和鱼塘,竹屋房前还有一大块空地,于是夭夭想了又想,小心翼翼同容慎商量着,“云憬,我们养些小宠物吧?”

  容慎很爱干净,只颦了下眉,他就松口,“你想养些什么?”

  “猫?狗?”想起竹篮上的白团子,“或是兔子?”

  夭夭一一摇了头,在容慎温和的注视下,她掰着手指数,“我想养鸭鸭,小黄唧,还有鹅鹅。”

  容慎叹了声气,“好好说话。”

  “养鸡养鸭养鹅。”

  容慎:“……”

  这些是宠物吗?

  舍不得看夭夭难过,他按了按额角松口,“那你养吧。”

  “不要放它们去我们卧房。”

  “好的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,夭夭养的鸡崽鸭子们转眼长大,开始,夭夭养它们本是为了吃,可后来养着养着养出了感情,也就真当宠物养了。

  从酷暑进入秋日,夭夭与容慎就这么在小竹屋中度过了几个月。

  这期间真的下过几次暴雨,木廊上的绒毯吸水湿透,踩上去黏腻一片挤出大片水,就连挂在外面的幕帘都湿透了。

  “没事,我们换新的。”容慎蹲身去揭绒毯。

  夭夭撸好袖子都准备帮忙了,手刚触到绒毯,她忽然灵光一闪。

  “云憬。”她站起身,“你往后退几步。”

  容慎闻声退离,夭夭捏了诀砸向绒毯,很快,长长的绒毯与幕帘被青色的光芒包裹,夭夭身后的长发扬动,等再睁开眼时,廊上的绒毯与幕帘已经干透,恢复如初。

  “怎么样。”夭夭转身去向容慎邀功。

  她其实挺聪明的一姑娘,但每次同容慎在一起时,都会怀疑自己的智商。难得有一件事夭夭想到了容慎没想到,她笑着道:“是不是当凡人太久,咱们都忘了身上还有修为。”

  雨后的风清爽,撩起容慎的几缕碎发缠绕在脸颊,夭夭贴心帮他抚平。

  容慎眼睫遮住眸色,轻轻勾起唇角笑道:“对,我们还有修为。”

  夭夭的修为还在稳步升阶,可他的……

  正在消逝。

  容慎的魔气越来越弱了,每天清晨醒来,他都能感受到自己体内魔气的流逝。

  体内的魔丹正在迅速枯竭,他的身体也在越来越虚弱,在夭夭不在的房中,容慎走到镜前,镜中的男人肤色苍白,眉心的魔印由血红逐渐变淡,一闪一闪泛着微光。

  “云憬,你在房中吗?”远处传来夭夭的呼声。

  容慎指尖沾染着红泥,一点点抹在眉心的印记上,听到夭夭的声音,他手指微抖。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迅速来到门前,啪的一声推开房门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夭夭在房中找了一圈,发现他人正坐在镜前。

  走到容慎身后,夭夭自身后搂住他的脖子,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往镜子中看,很夸张咦了声:“镜中的大美人是谁?”

  容慎从镜中望着身后的少女,平静回道:“是你。”

  夭夭不在逗他,拿起木梳帮容慎梳发,闻到周围有一股若隐若现的花汁野香,“这是什么味儿?”

  夭夭往四处闻了闻感觉香气远了,于是将脸颊贴在了容慎身上。容慎身体微僵,藏好袖中的红泥,在夭夭将鼻子靠到他的颊侧时,他偏头避开转移话题,“刚刚喊我做什么?”

  夭夭哦了声退开,“后厨果蔬不多了,咱们下山就买些吧。”

  容慎说好,接过夭夭手中的梳子自己梳发。一闪而过间,夭夭眼尖看到容慎指腹有一片红,连忙抓住他的手,“你这里怎么了?”

  以为是他受了伤,结果凑近一看只是一团红印子,像沾染了什么颜料。

  “可能是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。”容慎将手抽回。

  镇定从容的模样并未让夭夭起疑,夭夭张了张口正想再说些别的,容慎起身时忽然转身,冰凉的指捏在了夭夭的下巴上。

  脸颊抬起,阴影笼罩,容慎贴面蹭上了夭夭的唇瓣。软软的两唇相贴一触即离,她下意识追上去想要挽留,容慎溢出轻笑,他抽身推开夭夭去摸她的脸颊,“我换身衣裳,先出去等我吧。”

  夭夭咳了声连忙起身,将刚刚发生的事抛在脑后。

  这几个月来,夭夭偶尔也会和燕和尘联系。燕和尘那边忙于处理皇城的妖邪,无论走到哪儿身边都有人跟随,担心暴露夭夭,所以得知双方平安,神音铃很少响动。

  今日在院中等容慎的时候,神音铃忽然响动。

  熟悉的嗓音略带疲惫,燕和尘在另一边问:“近来还好吗?”

  夭夭将神音铃缠绕在手腕,笑着说:“挺好的,院中的鸭鸭和小黄鸡又长胖了不少,等你来了让云憬炖给你吃。”

  “你舍得?”燕和尘对于她养鸡鸭鹅一事知情,惊讶的是容慎竟然会同意。

  夭夭当然不舍得,不过是故意吓唬那些到处乱跑的小胖崽子们,一听说要被吃,四散乱跑的鸡鸭鹅瞬间聚在一起,乖乖在圈定的区域散步。

  皇城的情况还是很不好,除了妖邪作乱,因逆转法阵吸食了太多生魂,这里阴气浓郁生出恶鬼,不时有人失踪。

  燕和尘总觉得这些人的失踪并不简单,作乱的妖邪聚集在皇城也一定别有目的,可惜苦查多日,皇城中多方修仙势力聚集人多眼杂,一直没什么进展。

  “要是你在就好了。”皇城中,燕和尘揉了揉额角。

  安静的院落无人,阳光暖暖倾洒在长廊上,倚柱而坐的男人屈起一条长腿,玄色的衣角垂落,他握着手中的铃铛声音很温柔,“要是你和云憬在我身边,我大概不会这么累。”

  “夭夭。”燕和尘握紧神音铃,百忙中的清闲让他心里变得空荡荡的,“我好想你。”

  不远处,偏僻的墙角隐着一抹纤弱身影。

  白衣的少女拎着食盒久久不动,怔怔望着长廊上的玄衣男子,她神情落寞,多日来,这还是她第二次看到燕和尘笑。

  上一次他笑,手中也是拎了一只神音铃。

  云憬是谁?夭夭又是谁?

  少女握着食盒的手一点点收紧,很清楚此刻的燕和尘并不想让人打扰,咬紧唇瓣,她转身准备离开。

  咔嚓——

  脚下枯枝发出微弱响动。

  叮——

  身后神音铃响动,燕和尘冷斥,“谁在那!”

  少女不等回答,一柄缭着火焰的长剑抵到她的脖间,锋利的剑刃划伤她的皮肤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看到少女,燕和尘愣了下,握在手中的剑并未因此而退离,他质问:“你刚刚……都听到了什么?”

  少女默了片刻道:“若我说什么都没听到,你会信吗?”

  风吹动树叶沙沙响动,燕和尘冷冷凝视着少女的背影并未回话,少女身上的白色裙摆扬动,叹了声气,她如实回:“我听到了你喊夭夭的名字,还有……云憬。”

  她不知道这两人是谁,可她深知自己触碰到燕和尘的禁忌秘密。

  无视脖子上的剑,她缓慢转身看向燕和尘,“所以,你要杀了我吗?”

  “燕和尘,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,你能相信我吗?”

  “总之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,你若真不信我,那就……动手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谁在那!”

  青云山上,夭夭听到燕和尘的冷声质问,神音铃断的突兀,至此夭夭再无收到燕和尘的回信。

  那边发生了什么?夭夭晃了晃铃铛不敢主动去联系燕和尘。

  房门推开,容慎换好衣裳从房中出来,见夭夭手中正拿着神音铃,他眸色微凝问:“燕和尘找你了?”

  “嗯,他和我说了些皇城的事,那里还好乱,听说各家仙门又派了不少弟子过去支援。”

  容慎理好袖子上的褶皱,“这样看来,那里很热闹。”

  “热闹?”夭夭疑惑看向容慎,“妖魔和鬼一同作乱,皇城死了好多人,这可不是一句热闹就能了算的。”

  那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。

  “哦对了,时舒还特意嘱咐我们藏好,千万不要靠近皇城。”

  容慎没听到夭夭最后一句话,他的注意力被前一句吸引,垂眸时眸底赤光瞬闪,他感受到自己魔丹的躁动,强行镇压。

  “好了,我们下山吧。”容慎去牵夭夭的手。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