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小说网 > 嫡女贵嫁 > 第二百三十九章、相中太子妃位置的人

第二百三十九章、相中太子妃位置的人

  “景玉县君,这件事情恐怕跟我们两个都有关系,我去景王府把事情说清楚。”刘蓝欣一脸正色道,两个人前面雨冬正在引路。

  “我去跟太子殿下说说此事,刘小姐真的对自家马车里的人一无所知?”柳景玉也不是一个吃素的,听这话头,抬眸冷声道。

  “县君的话我听不懂,方才我们两个在一起的,之前出门的时候,我府里的人也可以作证,是真的进去一个婆子守着,没想到在见县君的时候,就出了这么一个意外。”刘蓝欣挑了挑英气的眉。

  她这时候已经从慌乱不安的情绪中沉静了下来,事出有因,这事她的确是没有真的接手,唯一跟她的丫环有接触的那个人,是绝对不会供出自己的,事情现在就算是败露了,最后也跟自己没关系。

  她无须慌的。

  原本就是想借着三个人一起出城的机会,把人带出城,就算有什么事情,看在三个人的份上,谁也不敢上来拂面子。

  没想到曲莫影没去不说,这事还不顺利,柳景玉也不如传闻当中那般的高傲没用,是自己小看了柳景玉和曲莫影了。

  “这件事情是刘小姐邀请的我,事情又是出在刘小姐的马车里,刘小姐府上看起来……有些不便,还是回去再查一查比较好。”柳景玉站定在府门前,看了看刘蓝欣,道,随后转身往自家马车过去,神色阴沉。

  刘蓝欣缓过劲来了,她同样也缓过劲来。

  这件事情最有可能的就是刘蓝欣,曲莫影不象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,她最近最不愿意的就是惹事,这一次陪着刘蓝欣,如果不是因为不想惹事,又何须顺着刘蓝欣的意思,在这种时候去大悲寺。

  冷哼一声,上了马车,指着马车往太子的东宫而去,不管人有没有抓到,她都必须先跟太子说一声。

  刘蓝欣的柳眉一直紧紧的蹙着,没有因为柳景玉的行为动怒,上了自家的马车,马车一转身离开,独留下站在原地的雨冬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柳府马车,又看了看刘府的马车,这才回身去禀报。

  曲莫影已经用完了药膳,听雨冬说起这两位的样子,唇角微微一角,笑容淡冷,如果她今天也去了,就算现在不卷入这件事情中,他日可能还会被扯进去,甚至可以还会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情,不得不居于弱势。

  一个人有了一个错处,而且这个错处还被别人抓住,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软肋。

  “小姐,要不要奴婢去外面打听打听消息?”雨冬问道,事情才发生不久,现在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。

  “不必,这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,不必特意去打听,如果有人来问,自然会来说,如果没人来,那也正好,这件事情扯不到我身上。”曲莫影摇了摇手,这又是一件查不清楚的事情,必然不会有什么下文。

  刘蓝欣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,但神色还算正常,可见事情虽然有了纰漏,但问题也不大,应当不会扯到她的头上。

  “先看看吧,如果表哥不过来问,父亲应当也会过来问的。”曲莫影早就准备好回话,她现在就一个看戏的,不管这件事情怎么扯,也扯不到她的身上,最多是因为她不去的原因,多问一句。

  果然,这话在曲志震回府之后,就有了回应。

  稍稍梳洗之后,曲莫影随着曲志震派来的小厮去了他的书房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又跟你有关系了,我不是让你一直在府里,安心待嫁,准备嫁妆吗?怎么这种事情又有你的事?”一进门,曲莫影才跨进门,还没行礼,曲志震的脸色就很不好看,直接就斥责了曲莫影一顿。

  曲莫影侧身向曲志震行了一礼,然后才站直了身子,眸色淡淡的道:“父亲在说什么事情?景玉县君和刘小姐的事情?她们两个之前来过我们府上,也没说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!”

  曲志震不分青红皂白,披头盖脸的一顿斥责,仿佛曲莫影才是罪魁祸首似的。

  雨冬气的暗咬牙。

  “听说你也搅和在里面了?那是太子府和景王府的事情,你一个未来的英王妃,搅和在里面干什么?就不怕给英王招祸吗?”曲志震气恼的道,伸手指了指曲莫影。

  “父亲,这事不是我主动搅和在里面的,是刘小姐上门来邀请,而且我也没去,只推了身子不适,不知道怎么就让父亲觉得我是主动搅和进去的?”曲莫影不卑不亢的道,眸色 一如既往的平和。

  曲志震这个便宜父亲,也只是有一个便宜的名头罢了,对于一个跟自己全然没有关系的人,曲莫影不在乎他说什么。

  “一个是辅国将军的女儿,未来的景王妃,一个是县君,未来的太子妃,她们两个无论哪一个,都是你得罪不起的,为父也知道不太可能是你主动招惹她们的,但现在她们两个出了事,又可能牵扯到你的身上。”

  曲志震的话音软和了下来,叹了一口气,极无耐的道:“你嫁的是英王殿下,这将来还真不好说,总得和这些皇子妃的关系处好了,才有好处,为父也是担心你,怕你一时间真的惹到了她们两个。”

  曲莫影勾了勾唇,眼中闪过一丝嘲讽,不管是柳景玉还是刘蓝欣,都似乎心怀不轨,那她又何必与她们为善。

  至于这个父亲……真的这么怕自己惹事?

  见曲莫影沉默不语,曲志震又道:“这事情,你原原本本的跟为父说一遍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是谁想暗算了你,外面传的,终究是不可信的。”

  这么一副诚心诚意的只听女儿解释的好父亲的样子,若不是曲莫影知道曲志震的心性,还真的以为是真的了。

  事情当然要说,曲志震既然这么问了,曲莫影也不会不说清楚。

  故意在此事中含糊,对她没有好处,那不是她现在该干的事情,她有种感觉,自己这个便宜父亲在众人面前的样子,仿佛隔了一层似的,他其实没那么简单吧!

  事情一五一十,原原本本,没有任何添加的从突然遇到刘蓝欣开始说起,之后的桩桩件件,都表现的和曲莫影没有关系,柳景玉那边的情形不知道,曲莫影这里后来接到了一封信,然后曲莫影拒绝。

  这接下来就是今天两个人的突然来访,而事情已经出了。

  “这是想把别人的注意力转嫁到我们府上了!”听完曲莫影的话,曲志震的手重重的在桌面上一拍,冷笑道,“辅国将军是个厉害的,没想到生下来的女儿也这么厉害。”

  “父亲……”曲莫影抬眸看向曲志震。

  “这件事情,必然跟辅国将军府有些关系……”曲志震冷声道,这话说完皱了皱眉头,不太确定的道,“当然也可能跟柳府有关系,她们两个,一个背后是景王府,一个是太子府,原本看上的应当都是太子妃的位置吧!”

  “辅国将军府上……也看上了太子妃的位置?”曲莫影的眼眸蓦的瞪大,这事她还真不知道,之前的传言不都是说刘蓝欣看上的是裴元浚吗?

  “辅国将军看上的若是英王,当时又岂会和太子走的颇近!”曲志震因为恼怒两个女流之辈,暗算到了自家,话冲口而出。

  待得说完,才发现自己说的多了,挥了挥手:“你下去吧,这事为父知道了,若是外面有人问起,为父自会解释。”

  曲志震既然接下这事,曲莫影微微一笑,向着曲志震行了一礼,然后退出了书房。

  站在书房门口,回身看了看,眼眸处一片幽暗。

  辅国将军府也看上了这个太子妃的位置?这件事情,上一世的时候,她不知道,这一世的时候,她也不知道。

  如果不是曲志震说漏了嘴,她怎么也没想到辅国将军之前和裴洛安的关系极好,走的颇近?

 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爹爹和辅国将军刘向山的关系一向不好,两个人的为人处事和政见,似乎都不同,这些不同,让爹爹提起刘向山的时候,满心不喜,有一次季寒月甚至还听到爹爹说刘向山是一个小人。

  手中的帕子紧紧的握紧,仿佛要从这软弱无力的帕子上得到力量似的,脚步蓦的站定,低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片戾气。

  裴洛安和刘向山有来往?

  那个时候,爹爹是一力支持他的吧?他是想一边依着爹爹,一边再拉着刘向山,两位一品将军一起支持他,他这个太子之位就高枕无忧了吗?

  刘向山又为什么会愿意支持裴洛安呢?

  裴洛安拿出了什么筹码,让刘向山同意支持他的?

  曲莫影不怀疑方才曲志震说的话,他完全是一个无关的人,但又同样背后有人,可见手段也不一般。

  别人不知道的事情,他未必一无所知。

  所以,裴洛安和刘向山瞒着自己和爹爹私下里交往了什么?那个时候自己就要嫁进太子府,刘蓝欣就算是再过来,也只是一个侧妃。

  心底一寒气冲上来,所以说,如果刘向山真的和裴洛安交往,这个太子妃可不就是一个极好的筹码吗?

  太子妃之位……坐在上面的季寒月,怎么看都是一个死!

  唯有死了季寒月,才可以空出正妃之位……

  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11txt.com。凤凰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11txt.com